您的位置 : 91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贵女谋

更新时间:2020-05-23 10:02:21

贵女谋 连载中

贵女谋

来源:追书云作者:十七分类:重生主角:言锦以萧止苏

主角是言锦以萧止苏的小说叫《贵女谋》,它的作者是十七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人都说当朝唯一的女大将军易昭靖居功自傲,手握兵权,胆大妄为,府内养了十几个面首不说,放眼建京无人敢惹,好在多行不义必自毙,终于死在了贤王剑下。只是易昭靖死后大家才发现,欢喜之人不敢露,忧愁之人不敢言。然而仅仅死后第二天,易大将军就成了言府四小姐,虽然醒来是好事,但为什么个虚弱至极的傻子...软弱可欺?你们怕是没见过大将军的拳头。只是,能不能告诉她为什么去采个药都能踩到贤王身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言锦以看着她留下的两个人甚是满意。

看着木槿和夏莲脸上兴奋又胆怯的样子,轻声道“我诗锦园没有多少规矩要首,唯有一点,忠心。若能做到我必定好好相待,若是做不到,此时走了我也绝对不怪你们,不过若是日后被我发现,也便不要怪我翻脸无情了!”

言锦以说的严厉,寒星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冷淡的应了声是,木槿夏莲似乎也被言锦以的厉色吓到,两个人端正颜色,也轻声应了声是。

“既是这样,你们就先随青姨学学规矩吧,若有什么事我在吩咐你们。”言锦以挥了挥手,让青娘带着人下去。

看着这些人总会想到身陷囹圄的飞双,再好的心情也不复存在了,偏生还不能出门。再者......也不知道这贤王将人留在府里有什么用,总不能在贤王府设置私狱才是。

想着,便不由得揉了揉眉心,世人都知贤王自小便养在佛前,为人最是和善,正直守礼,又有一颗玲珑心,面对任何事都是游刃有余的,这也是明明有封地当朝皇帝不愿意放他回去的原因。

言锦以猜不透贤王的意图,心中更有些烦闷。

想出去走走,随即唤了青娘来,“青姨,我想出去走走,让寒星跟着我吧!”

当朝民风开放,对女子的要求并不严苛,要不然也不会出了一个女大将军,若是官家贵女只要戴一顶面纱即可出门。

青娘闻言心中不大放心“下午不是有御医来看诊?过几日养好了身子再出去吧!再说,寒星刚来......”

“不妨事,现在时辰还早,一直家房里等着御医太无聊,不如出去逛逛,我还没出去逛过呢!”言锦以一听青娘的语气,便知道她的担忧,于是娇嗔着摇着青娘的衣袖道“再说这几个丫鬟以后是一定要带出去的,现在不是想着寒星会打架嘛!”

青娘被言锦以摇的头晕,一时心软,但又怎么也放心不下“成吧!但是奴婢要跟您一块儿!”

“成!”

言锦以答应的爽快,反正今天她出去也没想着犯事,自然是不怕青娘跟着的。

今天这个天气是言锦以醒来所见过最好的天气,明晃晃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青娘从早上孙姨娘送来的新衣中给她找来一套户青色襦裙,显得整个人端庄灵气了不少。

走在繁华的街道上,现在的言锦以对建京并不陌生,但是以前的言锦以一直疯疯癫癫,即便是有清醒的时候,也不会被人带出来,自然不能对建京太熟,于是一进这繁华的街道,言锦以便有些迫不及待,又得装作第一次见得模样,不由得有些头疼。

“锦娘,我听闻茶楼里有说书的,可从她嘴里知晓天下事,甚是精彩,我们去看看好不好?”言锦以眼中冒着精光,落在锦娘眼中,以为她是盼了多少年,至今终于可以大胆的提出来的心酸,于是满口答应。

青娘眼中的心疼太过明显,让言锦以愣了愣,却也没有点破,兴冲冲的跟着往酒楼里去了。

进了酒楼,三人在二楼随处找了个地方坐下,青娘给言锦以要了一点茶水和干果,正巧说书人刚刚开启了一篇新故事,正是刚刚发生不就的大事,女将军易昭靖叛国通敌,被贤王一剑斩杀!

言锦以耳朵里听着,心中很是好奇,说时候就算她这个当事人,也不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凭什么定的罪,最后知道的不过就是低沉而又要的声音“易家忠烈之名全都断送在了你的手上!”

言锦以觉得自己是这个造反的人中最怨的那个人了。

台下说书人的声音传来,言锦以端着茶水微微侧目,他倒要听听自己都不知道的叛乱是怎么来的。

只听下面人说,当朝女将军易昭靖叛国通敌,十八日夜,携叛军兵临城下,就驻扎在城东,当夜,易大将军府也是异动连连。是贤王率先发现异动当机立断,进宫请命,贤王带着圣喻正好将整装待发的易大将军堵在府中,随即满门抄斩......

易昭靖听着,脸色愈发难看,青娘听的津津有味,丝毫没有发现言锦以的异状,倒是寒星皱着眉恨恨的低声说了一句“满嘴胡言!”

可不是满嘴胡言么!言锦以刚想赞叹一声,只听一道清冽的女声响起“说的是些什么胡话,竟然敢如此愚弄百姓!”

言锦以顿住,微微转过身体,看着同在二楼的一个女子站在栏杆处,身上穿的是一件湖蓝色的广袖留仙裙,素白的面纱附在脸上,却遮不住一双极为精致的眸子,只不过,此时这双眸子因为极度的气氛而微微泛红,因站起时过度用力头上的流苏还在轻微的晃动。

言锦以突然就不气了,平静的喝了一口茶水,看戏似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将军府满门抄斩是事实,所为之事是叛国通敌也是事实!众人皆知的事情姑娘为什么说在下是愚弄百姓?”说书人自然不服,不屑的看着楼上的女子。“还是说,姑娘才是知道内幕的人?毕竟易昭靖大将军身边的飞双和七大面首逃了!”

言锦以嗑着瓜子的手一顿,难不成飞双被抓一事还没有传出去?事出这么多天不应该外界一点风声也没有啊!

“胡言乱语!”此时台上的女子也已经平静下来“你既然觉得自己说的是事实,那我且问你,你说易昭靖当夜携叛军兵临城下,那易昭靖有为什么回府,等着贤王去抓?你说将整装待发的易昭靖堵在府内,可是当夜府中尽是一些侍者丫鬟和守卫,何来整装待发一说?”

“这位姑娘说的好像自己见过一样,还说自己不是从将军府逃出来的!”说书人冷笑“来人,将这个女人给我抓起来!”

“大胆!”楼上的姑娘冷喝一声,瞬间两个身穿青衣的男人出现,站在姑娘身旁。

想要上楼抓人的几个小厮脚步顿住,不知所措的看了眼说书人。

言锦以楼上看着这些人的小动作,嘴角缓缓勾起一个弧度,正巧查案找不到地方下手呢。

“还说不是将军府的人,身边站的这两个人是不是就是七大面首中的两位啊!”说书人阴森森的笑着,看向楼上女子的眼光有着明显的不怀好意。

“放肆!”门外一个男人逆光站在门口,虽然看不清脸,但是通身的气度让人无论如何也忽略不了。

酒楼中的人微微一愣,等看清来人时呼啦啦的跪了一片。

“参见贤王!”楼上等人也跟着跪了下去。

又是萧止苏!言锦以翻了个白眼。

唯独站在二楼上与说书人理论的女子不但没跪,反而兴高采烈的狂奔下去,最终兴奋的喊着“皇兄!”

萧止苏没理会女子,只是淡淡的道“都起来吧!”

“谢贤王!”跪着的人抬眼看着女子,又想着刚刚女子喊得那一声皇兄,心中突然对说书人就起了同情之心。要说能在建京街上闲逛,敢闹敢言的可不只有当今圣上的亲妹妹献宁公主么......

“在这里胡闹什么!”

贤王无奈,献宁公主今天的一番言论,丢的可是皇室的脸,毕竟不管这说书人出于什么目的,所说十句,九句是假。可是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他的身上了。百姓不辨是非,只是听个热闹,现下凭空惹出了些猜疑。

“皇兄这个人他诬陷你。这个说书人他不定事实。这人对着这满城的百姓胡言乱语。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应该抓起来?”献宁公主扑朔着一双大眼睛静静地看着贤王。理念的气氛和催促让贤王微微愣了愣。

萧子苏低头想了想。抬头对一旁的说书人道“你这些消息是从什么地方听来的?官家似乎对这一方式还没有任何的评定,为什么你这里就似乎已经知道全部的事实真相。”

消除眼中满是冷漠,居高临下的看着说书人,等着他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只见说书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喊着对萧止苏喊到,“是小人的错是小人的错,是小人根据那天去将军府看见的事情胡编乱造的。”

萧止苏眸色暗了暗,微微勾唇“你可知随意编排皇家人是什么罪?”

说书人听着萧止苏的话脸色彻底垮了,声泪俱下“还请贤王饶命!!”

“现在知道厉害了?刚刚你说的时候不还是理直气壮的吗,还想要两本宫扔出去不是吗?”献宁冷着脸,天下谁人不知献宁公主与易昭靖大将军关系最好,竟然敢当着献宁的面说易昭靖确实是有些活的不耐烦了。

“献宁。”萧止苏目光撇过献宁,献宁无辜的撅嘴不再说话。“这件事大家还是不要听一些人的臆测,安心等着官家的消息。”

整个酒楼的人低着头,没人敢接话。

“献宁跟我回去!”说罢便抬脚离开了酒楼。

一旁的献宁撅撅嘴,低头跟了上去。

“倒是一出好戏。”言锦以从青娘身后走出站在二楼目送两人离开,她和献宁确实很好,但是她却没想到,献宁能够维护她至斯。

“跟上她们两个人,看看他们两个人会说什么!”言锦以俯到寒星耳边,悄声说道“小心别被发现!”

寒星抿唇,点头领命而去。

“姑娘,你让寒星做什么去?”青娘皱着眉看着眨眼间消失在眼前的寒星,有些好奇。

“让寒星去买点吃的!”言锦以笑着坐下,将壶里的茶饮了个干净。

酒楼里刚刚经历了这么一遭,大多数人都害怕惹事上身,早早的离开了茶楼,刚刚跪在地上的说书人此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退了出去。言锦以挑眉,微微一笑。

来日方长。

小说《贵女谋》 第七章 说书人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