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凤舞惊华

更新时间:2019-10-09 18:35:16

凤舞惊华 连载中

凤舞惊华

来源:追书云作者:雨落落分类:言情主角:秦婉妍刘胤

独家完整版小说《凤舞惊华》由雨落落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婉妍刘胤,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生于簪缨,却困于掖庭,为了祖父临终前的遗愿,为了重振家族门楣,她抓紧机遇,只为抱紧这世间最粗的大腿。从掖庭到承乾宫,从宫女到贵妃,她行世间最险之事,敌后宫最疯的女人。柔顺笑意,金刚手段,她一步步走上后宫顶端。然世事如棋,往事翻转,她霍然回首才惊觉自己也不过是别人计谋中的一环,倒空为仇人染上无边罪孽。神算批她命格‘国母凤身,贵不可言’。她的机遇来自这句预言,她人生的悲剧伊始亦是这句预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胤的话声音很低,似喃喃自语一般,秦婉妍并没有听清,不由疑惑问道:“陛下说什么是真的?”

但是刘胤却醒悟了过来一般,摇了摇头,不再多言。

御书房里便安静了下来,刘胤凝神看着奏折,秦婉妍无声在以后伺候研磨。

事实上刘胤真的只是看看奏折而已,所有折子的回复都需要太后的宝印才可以下发,刘胤的在朝政上的权力实在有限。

秦婉妍小心地看着刘胤的脸色,只见他脸色时而阴沉时而凝重,最后竟是将奏折摔在了桌上。

高无庸赶忙上前轻声唤道:“陛下息怒。”

刘胤长出一口气,将折子一推,“将奏折送去长宁宫,请太后过目吧。”

“是。”高无庸一挥手,已有几个小太监小心地搬了奏折出去。

窗外韶光正好,一片阳光洒在御书房的窗前,刘胤负手立于阳光之下,眼眸微眯,“御史台张棠上本弹劾江南道总督封锁水面,未送礼和送礼太少的一概不准行船,那些靠水路营生的百姓已经被逼到了死路。”

秦婉妍抬眼看着刘胤的背影,明白了他的愤怒由何而来。这个弹劾的奏折上了也是白上,江南道总督是云家的人,而江南富庶,云太后是肯定不会让手握江南重权的自家人下台的。

“有陛下在,迟早会为江南百姓做主。”秦婉妍轻声劝慰道。

刘胤稍稍侧首,见秦婉妍亭亭立在御案之旁,眸光清澈坚定。他扬了扬眉,“是,朕会为他们做主。”

可是,不扳倒云氏,又如何为那些无辜之人做主?

昭阳殿前杖杖见血,不过五十杖,李福德便丧命了。云贵妃丽容带煞,指着李福德的尸身扫视被集于此处观刑的宫女太监一眼,“本宫的昭阳殿,不容心有二主的奴才。若再有此等事发生,本宫一律打死不论。”

后宫嫔妃之德讲究柔婉和顺,但云贵妃如此大喇喇地在昭阳殿前行刑,也无人敢置喙半句,就连云皇后都没有出面阻止。

自幼被娇宠着的云家嫡女,率性天真,身份尊贵,太后是她亲姑姑,皇后是她的庶妹,她若要大发雌威,谁人拦得住?更何况,陛下向来是最宠她的。

凝平死后,被提为一等宫女的凝烟战战兢兢地为盛怒中的主子奉上茶,“娘娘,您喝杯茶顺顺气。”

云贵妃盯着那个茶杯良久,那是素有瓷都之称的景德镇的贡品,内务府只有两套,云皇后自己宫里留了一套,将这一套送到了她的宫里,言辞恳切地告诉她,哪怕自己只为贵妃,但是所有最好的东西,有含辰殿一份,便有昭阳殿一份。彼时她感佩妹妹心意,也着实喜欢这套瓷白如玉的茶具。但是此时,她闭了闭眼,拂袖将茶杯扫落。

茶盏碎成了几片,满殿的宫女跪了一地。

云贵妃如何都想不明白,为何多年来感情极好的妹妹会陷害自己。

凝烟压抑着心中的恐惧,上前劝慰道:“娘娘心中有疑虑,何不去含辰殿和皇后娘娘说个清楚?”

云贵妃缓缓摇了摇头,这不是可以说得清楚的,她的好妹妹千方百计栽给她的是谋害皇嗣的罪名,要知道陛下登基这么多年,后宫无人有出,庄妃怀孕,朝廷上下皆高兴不已,结果却被她送去的汤给害了。皇后又如何会承认呢?

云皇后的城府她向来是知道的,但是以往是对付别的后妃,她也不当回事,如今却是对付自己了。一件事情被撕开了温情的面目,这怀疑便如种子一般在内心生根发芽,云贵妃已经对以前的很多事生了疑心,比如当初明明定好是自己为皇后,为何到了最后,姑母却将庶妹立为了皇后,这其中,可有妹妹的手段?

重重疑虑之下,云贵妃已经无法像以往心无芥蒂一般地去质问她。真相已经摆在眼前,她被栽赃了!

云贵妃杖毙李福德后闭宫不出,而庄妃也因为小产而伤心闭门不见客,云皇后派女官前去慰问送上补品,却连昭阳殿和昭纯宫的门都没能进去。一时之间,后宫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

而在局外操纵,冷眼旁观的秦婉妍则看着高无庸新送来的消息,眉开眼笑。

刘胤去了武场,高无庸来给秦婉妍送了消息后也没有走,两人都熟悉了许多,高无庸见她高兴,便不由问道:“姑娘怎么如此高兴?”

秦婉妍笑着回道:“庄妃母家不愧是将门啊,雷厉风行,李福全携带血根草入宫的证据,他们已经找到了。”

血根草珍贵,但是也只有药店才有,只要查出来源,并查出接触者为何人,顺藤摸出李福全并非难事。庄妃怀的是陛下的第一个孩子,若是男孩,便是皇长子,如今却被人害得小产了,庄妃母家又如何能忍?

果然不出秦婉妍所料,翌日,庄妃便来了承乾宫。小产后的庄妃脸色有些苍白,穿着素色宫装,风姿楚楚,却不掩眸间凌厉,“陛下,臣妾入宫一直谨小慎微,一心侍奉,得浴龙恩,才怀了龙嗣,谁知却不慎小产,臣妾护卫龙嗣不力,自知有罪。但臣妾已经查出小产一事并非天意而是人为,遂告至御前,求陛下为臣妾及未出世的孩儿做主啊!”

话音最后一句落下,庄妃恭谨一拜,磕了一个头。

刘胤的目光疑惑中带着不悦,完美扮演了偏袒宠妃的角色,“爱妃是想说此事乃贵妃所为吗?朕已问过贵妃,李福德之事与她无关,而且她已经杖毙了李福德了。”

“不!”庄妃却一咬牙,垂眸掩去目中悲凉,“臣妾哪敢指摘贵妃,但是家父已经查到汤里的血根草乃李公公带进宫来的。”

刘胤皱了皱眉,“李公公?李福德吗?”

“陛下误会了,臣妾所言乃六宫都总管李福全。”庄妃眼睛都红了,但是声音依旧掷地有声,“宫内造册的血根草并没有少,自然便是宫外来的。血根草在常温下药性只能保持十天,而十天内并无命妇夫人入宫,陛下细想,后宫里能够出宫的,除了负责后宫琐碎事务的都总管,还能是谁呢?”

小说《凤舞惊华》 第9章 御前首告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青春小说
  3. 异世小说
  4.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