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星河迢迢月未歇

更新时间:2019-08-12 10:33:03

星河迢迢月未歇 连载中

星河迢迢月未歇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银河有寄分类:仙侠主角:荼翎未因

《星河迢迢月未歇》是银河有寄最近创作的仙侠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星河迢迢月未歇》精彩节选:缘起缘灭,花开花落。她误闯进幽冥,误入凡事纠缠,以为不过都是巧合,结果却是劫数……传说,天池能容纳天地浊气,洗涤灵魂,然而泉眼匿迹,干涸万年。六界之中,凝聚天地灵气而生的泉眼,竟化成了形体,遁迹于六界之中。然而一番苦寻,人间危难未解,却再来一难,混沌临世,六界面临巨大浩劫。只有泉眼化身容器才能承载混沌之气,消灭世间浊气……为了维护六界秩序,只好踏上寻找泉眼之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五

淮安王已到达邺城。

邺城中,梁珂坐镇,死守此城。此城一过,便离王城不远。

如若不敌,则会危及王城。所以,这是至关重要的地方。

远远看着淮安王的队伍进城,顾清河也易装成难民进城。不过,梁珂对难民的排查很严,每进一人,便会有几名士兵严格筛查,以免敌军的探子混入城中。

顾清河自然还是使用自己惯用的伎俩,变成男装。不过,那守城的士兵确是严格得紧,他厉声喝到:“哪里来的,去哪儿?通行证呢?”

“官大哥,我是盐城来的,逃命途中把通行证弄丢了。”她刻意变了声音,低声说。

“没有通行证,不许进城。”他挥挥手,打发她离开。

她的眼角余光却看见旁边走来一个巡视的人,面貌十分熟悉,竟是梁珂。

梁珂走来,问:“什么情况?”

士兵说:“将军,他没有通行证,想要进城。”

他向顾清河看去,顿时眼中一惊,道:“你怎么在此?”

顾清河见他认出了自己,也就不伪装了,直接说:“我来帮忙。你让他们放我们进来。”

梁珂挥挥手,对士兵道:“放他们进去!”

一路上,他对她说:“你只身来此,可知道危险?我不是说让你在王城等我吗?”

“可是战事紧急,羌国生我养我,我亦想为羌国分忧。”顾清河向来倔强,“我把军火图带来了,不日便准备去会一会那商宜,好助你一臂之力。还有,此事,不要告诉我爹。”

他顿了顿,却看见她身后跟着的莫鸶,只觉得他无比碍眼。

自先前一事,他便对莫鸶起了疑心,因着,此刻也不会给他好脸色。

“你留下来,我不说什么,但是他,不能和你一起!”他指着莫鸶道。

顾清河听了,不甚在意说:“他是我的人,为何不能留下来?”

梁珂冷冷道:“你的人?你我有婚约在身,他在这里,岂不让人非议!况且,若他暗通款曲,背国叛敌,可怎么办?”

“他是我淮安王府的人,你如此说,难道暗指我爹叛国?”顾清河冷哼一声,虽知道梁珂并非此意,但还是这样说。

莫鸶在一旁看着,插话道:“郡主不必为我伤了与梁将军的和气。”

“无碍。”她说,转而对梁珂道,“今日,我要留下他。”

“若是如此,那我便杀了他!”梁珂举起手中的兵器向莫鸶击去。

“你敢!”顾清河抽出腰中的九节鞭,挥舞在空中。

莫鸶平静的说:“郡主,这是我们之间的事。”

说罢,便拔刀相向,与梁珂的兵器交接。

梁珂见他迎战,自然手中的劲道更强,紧紧握住自己的短枪,双目迸出寒光。

一阵刀光枪影,两人身形便交错在一起。顾清河在一旁看着,生怕两人都伤着了,届时惊动了淮安王,就没法收场了。

眼见着梁珂落入下风,莫鸶的剑飞快,她怕真伤了梁珂,现在正值战事,梁珂要是负了伤,恐对战事不利。于是她动身往前一挡,被一阵疾风扫过,是莫鸶的剑飞了过来。即将被剑刃刺中要害部位过的惊险时分,蓦地被梁珂拦在怀中,避开了去。她的右臂被划开一道口子,鲜血从里面渗了出来。

莫鸶也是没料到,忙收回剑,叫道:“郡主!”

“你居然伤了她!”梁珂扶住顾清河,对他怒目而视。

“属下该死。”莫鸶跪下,松开手中的剑。

顾清河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看来那日我的话你并没有放在心上,你可知道?”

莫鸶艰难回答:“我知道。”说罢捡起地上的剑,挥剑自刎。

顾清河用力催动左手挥甩鞭子,将他的剑打偏,继而说:“今日暂且不和你追究。”

莫鸶看着她,她却又用力甩来一鞭,落在他的手臂上,一声闷响自他袖中传来。

她说:“这一鞭给你留个教训,不得再有下次。”

“是。”他答。

梁珂扫了他一眼,便带着顾清河离去。她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这么从他旁边走开。

他的手抚上臂上的伤痕,虽然伤过许多次,出生入死,甚至体验过刀刻入骨的滋味,可是如今还是这样受不得痛。

可是,只要她没说让他走,他还是要留下来。

一连几天,她都不曾露面。

他想也许她的伤还没好,很快她就会来,告诉他新的任务,现在齐军在城外虎视眈眈,城内军火匮乏,急需要有人去外面运送军火进来。

他将剑刃磨了又磨,随时等顾清河的计划下来。

果然,顾清河来了。在一个昏暗的黄昏,她推开他的房门,对他道:“莫鸶,你上次的伤痊愈了吗?”

“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他心中有些欣喜,她依旧信任自己,要把这件事交给他。

“好,我有件事要你去做。此事危险非常,你可愿意?”

他点头。

顾清河从袖中取出一卷地图,指着其中一个地点说:“这个曲山,是军火储存的地方,今夜你去带一队人去,渡过这条河然后运送回来。”

“我明白了。”莫鸶收起地图,却又奇怪道:“郡主,为何不走最近的军火存储点?”

顾清河道:“最近的点定有敌军埋伏,所以要绕远路。你此去,万事小心。”

莫鸶点头。

顾清河顿了顿,又道:“莫鸶,你喜欢过平常人的生活吗?”

莫鸶抬起眼睛,看尽她眼底,问:“郡主这是何意?”

“若这次你平安归来,我便放你自由。”她说。

莫鸶坚决的回绝了她:“郡主多虑,我从没想过要自由,我是你的死士,生死皆为你所用。”

顾清河点头,神色不辨,说:“好。”

暗夜,邺城城门开了个口,莫鸶带上一队人向目的地而去。

顾清河站在城墙上,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浓浓夜色中。梁珂登上城楼,看着她,道:“你在担心他?”

“没有。”顾清河回。

梁珂笑了,说:“他这一去恐怕凶多吉少,你难道不觉得可惜吗?”

顾清河转过头,冷冷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梁珂知她生气了,便岔开话题,问:“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等会,等齐军开始行动,我们再去。”顾清河理智的道。

莫鸶这边,一队人马快速赶到河边,渡了河上岸,却觉得哪里不对,他四处环视,却没发现什么异样。

但他向来谨慎,于是抽出背上的箭,往草丛处一连射了几发。

果然有人应声,他走过去一看,却见草丛中忽然窜出一道明亮的信号筒,很快升上天空,绽放出一道绚丽的烟火。

“不好。”他赶紧上去杀了那个人,然后招呼后面的人往前面行进,“快点过去,在齐军来之前把军火运送到回去。”

后面的士兵跟着上去。

正当他们抵达地点,进了山洞搬运军火时,外面传来一阵兵戈的响声。

莫鸶知道,齐军到了,却不料齐军到得如此之快。

他走了出去,却见外面的齐军已经将山洞围得水泄不通。

此时,邺城。

顾清河站在城墙上,看见遥远的天空传来一束烟火,眼底微微泛起波动,对不起,莫鸶,她在心里说。

“走!”顾清河带上一队人马往最近的军火存储点赶去。

她知道,时间不多,不知道莫鸶在那边能拖到几时,齐军想必很快便会发现这不过是调虎离山之计。

其实真正要去的地点,就在邺城附近,根本用不着渡河。

而顾清河提前放出消息,说守城将军梁珂要去曲山运输军火,为了围剿将领,齐军定会派出大部分兵力去杀梁珂。城不可一日无将,只要梁珂战死,邺城便可不攻自破。

而他们没算到,趁着这机会,梁珂带出主力军突出重围,直抵齐军营地。

最危险的地方,是曲山。

而最合适去的人,除了莫鸶还有谁呢?

顾清河带着人直抵军火处,看着士兵将军火全部运走,心中松了口气。

此刻,想起莫鸶,他的脸蓦地在她的眼前浮现,他此时一定很艰难吧。

可,他不过是个死士,死士就是这样的命运。她握紧了袖子,不料袖中掉出一枚精致小巧的短刺。

她蹲下去捡,想起这是莫鸶送给她的缦理刺,他说,她的九节鞭用着不称手,她知道,这枚短刺,是他特意去请人打造的。

不过,她一直没用上。

不知为何,却一直带在身上。

曲山,火光冲天。

莫鸶看着死伤大半的士兵,知道自己这次是活着回不去了。咬咬牙,打算与齐军同归于尽。

他身上已经伤痕累累,前胸中了一刀,好在偏离心脏。

看着剑刃上流血如水,他阴沉的看着对面的领头,正欲勉力杀了他,却见他身后来了个骑马的人,举着令牌,大声喝道:“众人听令,速速撤退。”

领头的人诧异:“为何?”

那人道:“营地沦陷,我们中计了。”

那领头的转身看着莫鸶,道:“他不是梁珂吗!”

火光中,莫鸶的脸映着血,神色怆然,他踉跄了一步,擦拭着嘴角的血迹,原来,他不过是为了引开齐军的一个引子。

“现在怎么办?”对面的人说。

“杀了他,我们撤退。”举着令牌的人道。

莫鸶面色如灰,举起剑。

耳边是嘈杂的兵器交错声,慌乱的脚步声,目之所及,全是一片血红。死的死,伤的伤,他握紧了剑战到最后一刻。

然而,众多的士兵一拥而上,他被团团围住。

直到兵刃刺入他胸膛的最后一刻,他终于大彻大悟。

原来,从一开始,便没有路可选。

兵荒马乱,在喧嚣声中,他阖上了眼。

他不过是想一世安宁,不过是想全心全意去回报一个人,不过是爱上了一个人罢了。

到头来,还是落个如此结局,他不甘心。

小说《星河迢迢月未歇》 第十五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女强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