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你为什么不离婚

更新时间:2019-06-17 11:24:04

你为什么不离婚 已完结

你为什么不离婚

来源:有书阁作者:姬流觞分类:言情主角:宁悦何宽

《你为什么不离婚》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姬流觞,主角是宁悦何宽,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在这样的社会里,离婚是最容易的,也是最艰难的。因为,它是有代价的,能潇洒离开的女人都是有资本的。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当你对生活还抱有希望的时候,当你还有责任的时候,你会发现,离婚只是一个遥远的目标。尤其是女人,要面临更多的难堪和绝望。婚姻尽头,潦倒的女人能不能体面的结束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依旧是两年后。

游乐场里的孩子们还在热火朝天的玩儿着,义愤填膺的表情依旧在每个知情人的脸上流连着。宁悦的公公婆婆寻过来,让宁悦回去看一下,好像有个快递需要她的身份证号。公公去买菜,婆婆带着胡子渊玩儿,宁悦交代两句就离开了。胡子渊看看妈妈,撇撇嘴,就被奶奶推的秋千荡起,哈哈笑着转移了注意力。

你多带他,他心里向着你。

边走边回头看,心里竟然想起郑阿姨早先说过的话。不同于那时的无奈,此刻竟然有些丝丝的暖意。在她绝情冰冷的婚姻里,只要有孩子,就还有温暖之源,就有她情感栖息的生命之火。就算离开,她的爱不会熄灭,她的温暖不会消散。

孩子,母亲给你的不光是生命,还有她的生命之火。所以,呵护你,就是呵护自己。

只是现在,这朵火苗太过微弱,将息未息,令人揪心!

宁悦接完快递,心口砰砰砰不规律的跳着厉害,只好摸着把椅子坐下来。习惯性的拿出手机,看着黑洞洞的屏幕,又不知道要干嘛。

“看什么呢?”身后突然传来一道颇有磁性的声音,紧接着,一条结实温暖的臂膀毫不客气的把宁悦带入怀抱。

宁悦的身体陡然一僵,拿着手机的手臂胡乱那么一挥,碰的一下,不知打到了哪里。就听那人喊了一声:“哎吆!”

宁悦赶紧回头,却倒退了一大步,远远的站定,目光复杂的看着来人。

胡成,她的丈夫回来了。

西装外套已经脱去,领带半开着,白色的衬衫领口微张,露出筋骨分明的颈部肌肉和微微凸出的喉结。紧你啊最流行的瘦型西裤整齐而熨贴的套在他的腿上,H标记的腰带低调而精致的勾勒出依旧紧致的腰身。时光对谁都是一样的,但努力的人总能偷出五六年。胡成就是这样努力的人,不管工作多忙,时间多么紧张,健身房是他行事历上雷打不动的安排。即使当年宁悦因为阵痛入了产房,胡成也要完成规定的健身项目,才急匆匆的赶到医院。

男人过了四十,臀部就开始下垂,这一点和女人的烦恼是一样的。而且女人可以穿BRA纠正,男人就只能那么吊着。前后都当啷着,想不“猥琐“也难。可胡成的臀部一直很翘,肌肉略有松弛,却总能保持挺翘的姿态。就像宁悦的脸,虽然也有皱纹,但给人的感觉还是年轻,甚至有一点点幼稚。在宁悦看来,这些都是天赋。可胡成却斩钉截铁的认为,这是自己长期健身的结果。而宁悦,则要归功于各种昂贵的护肤品。

宁悦并不与他争执,结婚这么多年来,她已经完全摸透胡成的脾气。那就是一头狼,天天高高在上的自以为了不起,稍微有谁不顺着他,就记恨一辈子,总要找机会咬你一口。宁悦吃了几次亏之后,哭笑不得,因为她早就把肇事的原因抛在脑后。如此一来,慢慢的,宁悦就随他去了。这样大家都很舒服,你得了你要的顺从,我全了我的安宁,皆大欢喜。更何况,宁悦一直很欣赏他那高高翘起的臀部。在身体的黄金分割点上,那么鼓鼓的突出来,立刻把古板的西装穿出一种闷闷的骚爽来。

宁悦觉得,这是属于自己的乐趣,全世界几亿人,只有她懂得的胡成的美。

后来她才发现,自己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这个认知曾经让她痛的无以复加,可她居然神奇的挺了过来,并且已经痛的习惯了。就像每月例行一次的痛经,要死要活,然后继续活。每到这个时候,她就像一个旁观者,看着另一个自己从深渊里爬出来,刨心挖肺自虐自残,闹够了再慢慢爬回深渊。

她疼,也不疼;她恨,也不恨。

大概,这就是麻木吧?

“你怎么了?”胡成捂着脸,看起来打得不轻。

他敏锐的注意到宁悦的不对劲,习惯性的眯起眼。强烈的危机感让他瞬间绷紧,好像一头亮出獠牙发出低沉狺吠的野兽。

熟悉他的宁悦毫无障碍地感受到了危险的信号,那一瞬间她甚至觉得眼前站的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随时可以扑过来掐死自己的人。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

当年他们就是这样认识,并且自己也正是被这种危险吸引,最后才成为他的妻子。

宁悦相信一物降一物,她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为胡成这头野兽套上嚼子的。可是现在,她觉得并没有驯化他,反而把自己成了一头困兽。

在山巅,四面悬崖。

宁悦心头有些烦躁,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说:“有个叫田秋子的姑娘今天来找我,”她观察着胡成的表情,继续说,“她胡说了一些东西,我没空理她,叫保安把她撵走了。”

胡成面皮抖了抖,看着宁悦没有说话。

宁悦随意的问:“真的么?她说的。”

胡成摇了摇头:“什么真的假的。现在的女人看男人有点本事就倒贴,你别理会!我每天忙的不行,那有时间弄这些!”他转过身去换衣服,没看到宁悦抬头注视他的眼神。空茫茫的,连丝生机都没有!

两年了。

从怀孕时收到另外一个女人的照片开始,胡成就不断否定着所有的婚外情。宁悦只交代给他一句话:“你是我老公,我最信你。你若说没有,我就当没有。”

当年宁悦妈妈也是这样对宁悦爸爸的,后来他们一起过完了后半生。可是,宁悦妈妈只问了那一次,而宁悦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问了。

不同的女人,或者照片,或者找上门,一次又一次,弄的宁悦都觉得问胡成是一件很无聊的事!然而,即使很无聊,她也要每次都问一遍。心里就像养了一头怪兽,唯有得到那个明知是假的标准答案,才能安静的趴下。

胡成换衣服回来,问宁悦:“床头上你的药呢?怎么都没了。你吃完了记得要买,或者让我妈去买也一样。”

“医生说不用吃了。我那个本来就是产后抑郁,自己就能慢慢恢复。你非让我吃药,现在已经好了。”

“真的好了么?”胡成迟疑了一下,手指不由自主的划过脸,那里刚才被打的地方还**辣的疼。

宁悦从柜子里拿出一份蓝色的就诊本,递给胡成,让他自己看。

胡成随便翻了翻就扔到了一边:“好了就行,以后稳当着点。幸亏是我,要是孩子或者我妈,你这一下子非出人命不可。”

宁悦没说话,低头翻着手里的手机玩儿。

胡成起身换衣服,一边观察者宁悦。换好了衣服,才凑到宁悦耳边,低声带着明显的暧昧问:“唔,有事?”

宁悦全身毛孔都炸开了,汗毛嗖的立起来!如果不是门口传来熟悉的呀呀声,她一定会迅速推开胡成,跳到一个安全距离之外!

门开了,胡成撇下宁悦,整个人仿佛变了个模样,笑眯眯的冲到门口。

大门已经打开,一辆儿童手推车正缓缓驶入,车上坐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看到胡成便张开手臂,咿咿呀呀的叫着。胡成一把抱起娃娃,高兴的在屋里转圈:“哦哦哦,我的大儿子砸!宝贝儿回来了!”

父子俩玩着扔高高的游戏,大的喊,小的笑,屋里诡异的气氛瞬间被冲的七零八落。窗外的阳光笔直的射入客厅,所到之处,温暖而明亮。

宁悦松开手指,痴痴的看着在空中翻飞的小人儿。那柔软的身体,小小的一团肉,只要胡成一失手,不要一秒钟,这个所谓的生命就可以在日常惯见的地板上烟消云散!所有关于他的回忆,自己十个月的艰难与忐忑,手术台上的生死徘徊,都将变成无处安放的感觉,消弭在时间的深处。而这个所谓的生命,与宁悦几十年的生理认知大相径庭。他是那样的脆弱,所谓的白纸,已经归零到连一只蚂蚁都不如!

这不堪一击的生命,居然是自己的儿子!

这样柔弱的人儿,凭什么要面对人间几十年的冷酷与无情!

而自己的婚姻,究竟是因为谁存在,又为了谁延续?当初的那个选择,是缘,还是劫?!

宁悦的目光在大小两个男人间徘徊,握着手机的手慢慢的爆出了青筋。最后,她的目光定在小肉团身上,所有的冷冽都融成了一汪春水。

小说《你为什么不离婚》 第4章 权衡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逆袭小说
  3. 虐恋情深小说
  4. 江湖恩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