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良缘夙缔

更新时间:2019-05-25 14:38:06

良缘夙缔 连载中

良缘夙缔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彼拾林夕分类:言情主角:薛明临时卿笙

主角是薛明临时卿笙的小说叫做《良缘夙缔》,是作者彼拾林夕创作的古言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时卿笙曾是名门大小姐,生活乐无边,可世事无常,风云瞬变,朝廷的动荡,时卿笙从此沦为寄人篱下的孤女。经历了世态炎凉后,逐渐敛去一身天真,为谋生存在世间步步为营,凡事以利为先。时卿笙用阴谋和手段骗过了那么多人,却唯独在薛明临的面前原形毕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卿笙坐在靠在窗前的花梨木梳妆台,窗外月明星稀,铜镜里的她,着素衣长裙,挽百花分肖髻,缀着木槿形状的花胜。

明眸皓齿,清贵淡雅。

唯独那朵硕大的阿芙蓉,生生毁了原本的绝色。

她伸手缓缓抚摸上右颊的圣花,清透的目光不知觉染上浅淡的伤感。

三年,这个刺青在她身上已经整整三年了。

犹记得那也是五月下旬的日子,她经历了自七岁以后最绝望的一天。

朗朗明日下,她被绑在硬邦邦的木床上,双手双脚都被铁链束缚地紧紧的,手法熟练的翎族巫师拿着银针和药水,一点点在她脸上刺下这个昭示着罪恶的标记……

她用平生所有的卑微去苦苦哀求那个就站在她前面的男子,视线朦胧中,待她终是失尽耐心的男子一改平日的温润,绷着的脸比北域的冰雪还要寒冷,薄唇紧紧抿出残忍的弧度。

她就这样,在无数人的瞩目下,一点点地倾听着痛苦的心声,尊严破碎满地,绝望无限滋长……

纵是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偶尔想起,她也是一阵骨子里散发出的阵痛,这是她此生无论如何也无法遗忘甚至淡化的噩梦。

忽然,妆台边的红烛闪了闪,随之一股凉风卷了进来。时卿笙转头,便看到门开了,熟悉的气息,熟悉的人。

她及时敛去神色间的凄凉,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丝惊讶和仓皇。

薛明临径直走到桌子前坐下,自顾自地倒了一杯水。

“王爷。”她站起来朝他走近了几步,以手抵额,跪下来恭谨行礼。

依礼论法,如今的薛明临,是爵位加身的朝中重臣;她不过身份卑微隐姓埋名的舞姬,身份地位天壤之别,尊卑贵贱已见分晓。

“起来吧,”这一次薛明临倒是没有像上次那样让她跪着,时卿笙站起来后便垂目敛眉地站在原地。

薛明临静静凝视她片刻,终于开口:“今日叶络声来我府上。”

观察着时卿笙的反应,后者波澜不惊的模样令他轻哼一声:“看来他已经告诉过你了。”

“是,叶大人提过。”她把头低得更狠,嗓音软而淡,长袖裹住的手,却下意识地抖了一下指间。

从前她就猜不准薛明临的心思,时隔四年,他比以前更加深沉,也更加令她摸不准。

她心里有些发慌,倒不是怕薛明临会对她怎样,从决定回来的那一刻起她就做好了所有磨难的准备。

只是叶络声,是个例外。

“叶少卿对你很不一般,”薛明临望着她续道,有些失笑,“我若是你,就会选择抱紧他这棵大树。就算是欲拒还迎,也不至于选择这般愚蠢的方式。”

“王爷深夜造访,应该不是为了教我如何紧攀叶大人的吧,不妨直言。”

她抬起头边笑边道,脸上的刺青落入薛明临眼中,他眸色一深,其中的厌恶不加掩饰。

“这几年里你可曾有容玥的消息?”

薛明临端起茶盏,淡淡啜了一口茶。

“容姨?”时卿笙微惊,心思已经迅速转了起来,莫不是今天叶络声去薛明临府上,是为了容玥。

“她不是在三年前失踪了吗,据说陛下一直在派人寻找她的踪迹,莫不是有了线索?”

听到她略微紧张急切的嗓音,薛明临静默片刻。

“时卿笙,容姨待你不薄,我希望你不要连最后一点良心都不要了。”

放下手中的茶盏,薛明临抬眸望着她,几分冷意,几分警告。

“王爷何意,”时卿笙则露出疑惑的神色,唇畔扬起,浮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我知王爷对我的为人很不耻,但容姨失踪之时,我已经身在翎地多日,亦近一年没有见过她,难道王爷要把容姨的事算在我头上?”

时卿笙是天启六年初秋的时候离开旻朝,而容玥于郢州失踪,却是天启七年四月的事。中间相差了七个月的时间,薛明临却言指容玥失踪和她有关。

任是谁,都会觉得委屈。

“如此说来,倒是我冤枉你了。”薛明临先是玩味般地看着她凄苦委屈的神色,眉目却渐渐冷凝起来,眸子亦瞬间寒了下来。“你做戏的本事倒是愈发有长进了。”

话音落下,时卿笙眼前一晃,一个镯子便被他扔到了自己面前。

时卿笙下意识地接住,待定睛一看,脸色几乎瞬间一变……

她惨白着半张脸,抬起眸子看向薛明临,他正冷笑地望着她,厌恨和嘲弄都不加掩饰。

“春风呢?”

半晌,她颤抖着嗓音问道。

这个镯子,她一眼就认出来,是曾经她身边贴身婢女春风的东西。

春风,夏雨,秋叶,冬雪。

这四个人是时家的家生子,亦是当年她的母亲悉心为她培养的心腹,一直跟在她的身边,纵是后来家破人亡也不离不弃。

她们每个人都有这么一个特殊样式的镯子,春风的镯子,上面刻着‘春’字。

薛明临站了起来径直走到她面前,垂眸淡淡睨着她,薄唇缓缓启道:“时卿笙,你说你的心怎么就这么狠,对你忠心耿耿的贴身婢女,为了一己之私,也能说杀就杀。”

未等时卿笙说话,他又冷笑一声,说:“不过也难怪,杀人灭口这种事,对你来说也不算什么。”

时卿笙知道他的言外之意,微微变了脸色,先前的惨白掺上青紫,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如同见了鬼魅。

“她该死。”

她喃喃地说道,敛下的眸子遮住了一抹几不可察的异色。

但她知道,薛明临不会懂她此刻的真正情绪,在他的心里,她已经是蛇蝎心肠的化名词。

杀掉从小跟在身边的贴身婢女,也只是为了灭口。

可她心中存疑的是,春风肯定已经死了,薛明临定是在她濒死的时候找到的她,那么那个时候,濒死的春风会向薛明临透漏些什么。

以至于,薛明临会怀疑容玥的失踪与她有关。

须知,她身上的秘密,春风知道的不比任何人少。

要怪,只能怪她识人不清。

若非冬雪拼死寻来春风背叛她的证据,怕是自己永远都不会相信这个事实……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
  2. 轻松爽文小说
  3. 神仙妖精小说
  4. 校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