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凤起琅华

更新时间:2019-05-15 14:04:57

凤起琅华 连载中

凤起琅华

来源:掌中云作者:月下高歌分类:言情主角:谢琅华王玄

主角叫谢琅华王玄的小说叫做《凤起琅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下高歌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谢琅华明明是侯府的嫡女,却活的连个婢女都不如。娘亲被人陷害惨死,落得个身败名裂,死后连祠堂都入不得。血脉相连的亲弟弟被人故意养歪,染上花柳病而死,成了整个京都的笑柄。而她与萧陌一出生便定下婚约,一心痴慕与他,却被他三次退婚,终以妾的身份嫁与他。幼子被他们剜心入药,她最后烈火焚身而死。再次睁开眼,谢琅华重回十五岁。这一世,她步步为营,百般算计,誓要护住上一世惨死的亲人。更要让那些负了她的人,生不如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谢琼华一句话,便定了谢琅华的罪,令得她再无可分辨。

“琼华你说的可真?”老太太眸色一凝,目不转睛的看着谢琼华。

谢琅华也是定定的看着谢琼华,她面上满是震惊与不解,实则眼中布满冷笑。

从前谢琼华也是这样说的,可如今她却不是从前的谢琅华,早已有备而来。

在老太太的注视下,谢琼华一脸惊恐,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祖母,事发的时候,琼华恰好在一旁的假山上玩耍,看见琅华姐姐先是与瑶华姐姐争辩了几句,然后琅华姐姐恼羞成怒,伸手把瑶华姐姐给推了下去,紧接着自己也跳了下去,孙女实不敢说谎,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

老太太瞬间便怒了,她横眉怒目的看着谢琅华,一把拂开她的手,厉声说道:“谢琅华事到如今,你还不认罪吗?”

谢琅华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她紧咬着唇瓣,眼泪一行一行落下,看着老太太喃喃说道:“祖母,不是孙女做下的事,孙女是断然不会认的,我倒不知他们处心积虑的陷害我为的是什么了!”

谢瑶华缩在赵氏怀中哭的伤心欲绝。

老太太再不想看谢琅华一眼,扭头对着一旁的李嬷嬷说道:“把她给我关到祠堂闭门思过。”

“老祖宗,息怒啊!大小姐是冤枉的,她一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春桃吓呆了,重重的跪在老太太跟前,大声哀求道。

“是。”李妈妈几步上前,抓起谢琅华的手便要把她拖出去。

哪知谢琅华一把推开她的手,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她双眼猩红,满目委屈的看着老太太,一字一句的说道:“祖母,为何不肯相信孙女,孙女真的是冤枉的。”

老太太侧过头去,再不看谢琅华一眼。

赵氏与谢瑶华看似哭的伤心,实则眼中满是幸灾乐祸的笑。

“孙女愿以死明志!”谢琅华说着,一头朝屋里的柱子撞了过去。

“大小姐。”春桃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谢琅华一头撞在柱子上,当场血溅三尺,朝后倒了下去。

“大小姐。”一众惊呆了的视线中,春桃哭着朝谢琅华扑了过去。

血顺着谢琅华的额头流了下来,谢琅华了无生机的躺在春桃怀中,死死地看着老太太,虚弱的伸出手来,一字一顿的说道:“祖母,孙女真的是冤枉的。”

说着,她慢慢的闭上眼睛。

老太太顿时就惊呆了,她僵在那里,怔怔的看着谢琅华。

赵氏与谢瑶华也抬头看着谢琅华,眼中满是震惊,面色十分的难看。

她这么一撞不要紧,传出去只会说定远侯府的妾室逼得嫡女以死明志。

这下百口莫辩的就成了她们。

“琅华……”就在那时,谢恒搀扶着萧氏走了进来,视线落在满脸是血的谢琅华身上,萧氏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她面色煞白,满目怒火的看着赵氏,厉声吼道:“赵氏你便是这样代我持家的,可是要把这定远侯府的嫡女给逼死不成。”

“妾不敢。”赵氏面色一白,重重的跪在萧氏跟前,这样的话若是传出去,阿瑶和阿玉这辈子便毁了。

“阿姐。”谢恒双目一红,大步朝谢琅华扑了过去,已然哭了出来。

老太太回过神来,大声吼道:“还不快点传大夫都愣着做什么!”

她眼神犹如寒冬腊月的风,轻轻的扫过赵氏与谢瑶华,事到如今她心里跟明镜似得,琅华纵然嚣张跋扈,可从来都是个敢作敢当的,可她却不能说出来,说到底终究是她治家不严。

“姐姐……”谢瑶华摇摇晃晃的起身,跪在谢琅华跟前,放声痛哭了起来:“妹妹又没有怪罪姐姐,姐姐何故要畏罪自戕。”

说来说去,竟把谢琅华说成了畏罪自戕。

好一个厉害的谢瑶华。

“阿瑶。”她声音不低,老太太顿时看着她沉声说道:“你住嘴,记住今日的事是你失足跌落荷花池。”

此事若传出去了,被人耻笑的只会是定远侯府,她可不能落得一个晚节不保的下场。

谢瑶华将头垂了下去,不敢在开口。

“好了,母亲,你也不要生气了,大夫马上就来了,想必琅华也不会有事的,儿媳扶你先去休息了,也累了一天了。”一直未曾开口的徐氏几步走到老太太跟前,轻言细语的说着。

老太太轻轻的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谢琅华一眼,由徐氏搀扶着往寝室走去。

“琅华。”萧氏几步走到谢琅华身旁,不住的垂泪。

几个婢女七手八脚的把谢琅华给抬了回去。

赵氏还跪在地上。

萧氏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沉声说道:“若是琅华有个什么,我不会放过你的。”

她虽然身子弱,但眼不瞎,心不盲,很多事她心知肚明,只是不愿意计较那么多。

大夫很快来了,索性谢琅华受的只是皮外伤,与性命无碍,只怕日后额上会留下疤痕。

他们这样的门第都有常用的大夫,若不是有什么差池,是不会轻易换别的大夫的。

来的正是一贯给萧氏看病的沈大夫。

谢琅华一直在昏睡着,萧氏陪了她大半夜,实在体力不支才回去。

谢恒留了下来,陪着春桃一起守着谢琅华。

谢郎脸上满是自责,他该陪着阿姐一起去的,真是要撞柱子,这等体力活,也该由他这个男孩子来做,他又不怕毁了容,日后嫁不出去。

得知谢琅华安然无恙的时候,谢瑶华在屋里发了大脾气,把屋里能砸的东西都给砸了。

她一脸狰狞,冷冷笑道:“怎么没把她给撞死,死了一干二净的才好。”

明明她与母亲都算计好了的,甚至连谢琼华都用上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事到如今,倒是她们的不是了。

直到晌午的时候,谢琅华才睁开了眼。

“大小姐。”春桃看着她喜极而泣。

谢恒也围了过来,眼睛红彤彤的说道:“阿姐,这样的事以后可不能做了,快把我和母亲给吓死了。”

谢琅华笑着看着他们轻轻的点了点头。

定远侯府在赵氏和谢文安的把持中,她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若是不然就只能走上一世的老路了。

她这般决绝定会在所有人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便是老太太日后也要高看她几分的。

这件事传出去旁人只会说赵氏不良,竟逼得府中的嫡女以死明志。

妻妾相争屡见不鲜,是非分明各大家族自有分辨,这一世赵氏休想用一副伪善的面孔装所有人眼中的白月光了,她要一点一点剥下她那副伪善的皮囊。

这一世,她再也不会任人宰割。

谢恒目不转睛的看着谢琅华,轻声说道:“阿姐,我不信你会把瑶华姐姐推入荷花池里。”

谢琅华温柔一笑,有他这句话也就够了,别人再怎么质疑她也无关紧要,只要她在意的人信她就好,她伸手揉了揉谢恒的头,缓缓说道:“阿恒,你要记得,人无害虎之心,可虎有伤人之意,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谢恒是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纯良无害便是人人可欺,她不想再让阿恒如温室里的花一样,稍有风雨便折在里面。

纵然现实如此残酷,但也好过懵懂无知。

萧氏昨晚守了她大半夜,如今有心来探望谢琅华也是有心无力。

老太太虽然没有来,却派如画送来好些东西。

“大小姐喝药吧!”春桃把药端了过来,她知道谢琅华最怕苦了,还拿了几颗蜜饯。

谢琅华视线落在那碗黑漆漆的药上,一点接过的意思都没有,母亲本没有什么大病,不过体虚罢了,沈大夫治来治去,母亲一点也不见好就算了,索性连床都难下了,她已经可以肯定沈大夫已经被赵氏和谢文安给收买了。

也不知这药里有没有下毒,她是当真一点也不愿意喝。

“姐姐,你醒了。”就在那时,谢瑶华施施然然的走了过来,在她身旁还有谢琼华还有谢芳华,好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笑盈盈的看着她。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种田小说
  3. 腹黑小说
  4. 幻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