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南宫先生,别傲娇!

更新时间:2019-05-15 11:57:59

南宫先生,别傲娇! 连载中

南宫先生,别傲娇!

来源:酷炫书城作者:丁晨分类:言情主角:唐一宁南宫羽

主角是唐一宁南宫羽的小说叫做《南宫先生,别傲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丁晨创作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场五百万的交易,她被迫嫁入第一豪门,沦为食物链最底端的小白兔。住狗屋,佣人欺负,丈夫羞辱,最可怕的是……邪恶小叔的撩拨。他说:女人,你若给我大哥戴绿帽子,我就再给你五百万。困境成就了她的野心,屈辱磨练了她的意志。她忍辱负重,步步为营,成为豪门女继承者。小白兔逆袭为大灰狼的历史,从来不靠男人,靠自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城堡内部如宫殿般豪华,但冷冰冰的,就像一座……坟墓。

唐一宁打了个寒颤,浑身发冷。不知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噩运,但她已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不祥预感。

三楼。

张婶推开门。“你先洗个澡,一会儿大少爷会过来。”

“他……他睡这?”唐一宁紧张得舌头打结。

“当然了,你是大少爷的未婚妻,他不睡这睡哪儿?”张婶反问。

“……好吧。”也是,他们即将成为夫妻,夫妻都是要睡一间房的。

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还是个毁容的残疾人,一切就像一场可怕的噩梦。

唐一宁磨磨蹭蹭地洗了个澡,忐忑不安地等待着。

等得快睡着的时候,走廊上响起了一阵轮椅和地面摩擦的声音。

她被猛地吓醒,想逃却不能逃,感觉自己像被送给恶魔的祭品。

门打开的一刹那,灯突然熄了,吓得她急忙往外张望。

停电了吗?

可是外面还有灯,只是房间的灯熄了。

他不想被她看到他毁容的脸?

一个男人坐着轮椅“走”了进来,一步步逼近,停在她面前。一动不动地坐着,身形高大得可以称为粗犷,让她联想起《美女与野兽》,只是他可能是真的野兽而不是王子。

没有灯,她看不清他有没有毁容,但是残疾是肯定的。一双绿油油的狼眼睛,盯得她毛骨悚然。

“你……你好,我是……唐一……”声音戛然而止。

“我知道你是谁。”男人一把捏起她下巴,手指冰冷。

“嗯……”唐一宁闷哼,被掐疼了,心跳骤停,不敢直视他被毁容的脸。好吓人啊。

那双鹰隼般的瞳孔,却将她打量得清清楚楚。

一张巴掌大小的脸,顶多算清秀,而且胆小如鼠,他绝不会看第二眼。

“就是你这个普通至极的女人迷惑老头子逼我娶你?”

骇人的声音响起。

手指猝然用力一捏。“幻想着爬上我的床?呵,你配吗?”

“好疼,放开我。”她挣扎着,下巴快被他捏断了,整个人疼得发抖。“你……你听我说……”

“我不想听你狡辩,你这种女人抱有什么目的嫁给我,我清楚得很!我最讨厌带着目的接近我的女人!”

脸逼得更近,唇齿间挤出危险的字眼。“如果你以为南宫家大少奶奶的位子很好坐,那就大错特错。我会让你后悔走进这个地方。”

“看在老头子的份上我留你一命,但你休想我碰你一根手指。”

幽幽月光里,男人勾起一抹骇人的冷笑。“你最好祈祷老头子能活得久一点,他什么时候死,我就什么时候送你给他陪葬。滚——”

粗暴地甩开她,唐一宁被掀翻在地,一头撞上沙发,立刻肿起了一个大包,头晕眼花,好一会儿倒不过气。

“张婶——”

“少爷,有什么吩咐?”张婶迅速赶来。

“从今天起,这个女人睡外面。”

“可是晚上很冷,万一她被冻死了,怎么跟老太爷交代?”张婶有所顾虑。若老太爷那边怪罪下来,她第一个倒霉。

“那就让她睡木屋。”黑暗掩藏了男人的五官,却掩藏不了他脸上的残酷。

张婶皱眉。“可那以前是狗屋啊。”

“这种女人连狗都不如,让她住狗屋,已经是恩赐。把她拖出去,别脏了我的眼睛。”

“……是。走吧。”张婶伸手去扶她。

“我自己走。”唐一宁推开她的手,忍着疼痛和晕眩,扶着沙发慢慢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

……

豪华却空寂的客厅,寒意刺骨。

“是你自愿嫁给大少爷的,怨不得别人。”张婶一边处理伤口,一边凉凉地嘟哝了句。

唐一宁听得很不舒服。这个家里每个人都这么冷血吗?

她以为南宫羽已经够可怕了,没想到南宫川有过之而无不及。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她真害怕自己会死在这对变态兄弟手里。

“我不怨任何人。”她咬唇道。怨恨对改变现状没有任何作用,她有那个精力,还不如想想怎么在这个吃人的家里活下去。

“大少爷的命令任何人不能违抗,从今天起,你就住木屋。至于什么时候能住进来,得看大少爷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不过张婶心想除非老太爷回家,不然她得一直住在狗屋,至少住一个月。

“怎么?你不愿意?”

唐一宁心想这不是废话吗?谁愿意住狗屋?南宫川分明就是在羞辱她。

可她已经收下那五十万,她别无选择。只能自我安慰,住狗屋总强过和南宫川同处一室,不然不出一天她就一命呜呼了。

她没回答,拖着行李箱往外走。

张婶对着她的背影冷笑。看吧,这年头的女人为了钱什么都肯做,大少爷怎么对她都是她活该。

……

狗屋只有十平方,和唐一宁以前住的房间差不多大,一股浓浓的狗臭味,地上脏兮兮的,只有一块垫子。

“这么晚,佣人都睡了。你要么忍,要么自己打扫。”张婶瞥了眼角落的扫帚。

想了想又问,“你不会半夜逃跑吧?”

唐一宁没说话,撸起袖子开始打扫。她从小就帮她爸打扫马厩,还要包揽李玲母女三人的活儿,这些对她来说没什么,没什么的……可是扫着扫着,眼睛一阵酸痛。

不可以哭,她压下眼泪。为了外婆,她什么委屈都能忍。唐一宁,你没有那么容易被打垮。

……

四楼的一间房,窗口亮着灯,一道颀长的身影,暗中观察着一切。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穿越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