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气功师魂穿古今

更新时间:2019-03-18 18:08:18

气功师魂穿古今 连载中

气功师魂穿古今

来源:微小宝作者:中跃分类:都市主角:柳花明邵新阳

主人公叫柳花明邵新阳的小说是《气功师魂穿古今》,是作者中跃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本书情节为双线并轨复式结构。主线一:中年男人于越用“空灵静功”占领了柳花明的灵魂,从而变性成了年轻美女。从此,身为女儿身的柳花明有着男性的思维,和男性的心理,且洞悉男性的弱点,于是,她开始了“征服男人——进而征服世界”的人生之旅。她将目光瞄向了有“苏城第一款”之称的邵新阳,计划在80天之内,故伎重演,再次变性,从而取代邵新阳,成为环燕集团新的“灵魂”。主线二:邵新阳和蔡田樱子,一对新婚夫妇,在新婚之夜,莫名其妙地被改变了性别,互换了角色。从此,身为女儿身的蔡田樱子同样有着男性的思维,和男性的心理,且洞悉男性的弱点,于是,她开始了“征服男人——进而征服世界”的人生之旅。同时,身为男儿身的邵新阳也残留着女性的心理和性趣,他下海经商,大获成功,成为苏城第一款。(创业史:如果爱 16W)假女人柳花明与假男人邵新阳之间的较量惊心动魄,错综复杂,结果出人意料……邵新阳和蔡田樱子互换灵魂后,观念和性趣相悖,感情渐渐破裂,没有生育子女。蔡田樱子将闺蜜周环竹的儿子阿宝认为干儿子。后来,蔡田樱子不幸患上胸腺癌,渐渐病入膏肓。邵新阳偶然卷入一起命案,蔡田樱子利用这个机会,不露痕迹作了不利于丈夫的证明,将丈夫及充当自己私人司机的柳花明一起送进了监狱。蔡田樱子临死前立下遗嘱,将自己的财产留给自己的闺蜜、25岁的美女于菲菲(环燕集团的总裁助理,樱子安插到丈夫身边的卧底),条件是于菲菲必须嫁给周麒麟(阿宝)。 牢里的柳花明终于获悉了樱子的死讯。同时她还得知,自己和邵新阳竟然关在同一个牢里。她唯一的梦想是能够见到邵新阳,设法与他成为患难之交,有朝一日能与他结合,伺机再发动她的空灵气功,神不知鬼不觉地去攻占邵新阳的灵魂。 然而有一天,别人告诉他,邵新阳上个月办了保外就医手续,离开了监狱,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监狱里的柳花明苦练气功及武功。他无法忘记自己的本身是于超越,自己坎坷的身世,自己的父亲是麻将城的高僧法雨……于超越的祖上在清代时曾是红极一时的戏法大师。于是狱中的他决定寻根,且成功穿越到清代,见证了戏法大师祖先的一段惊心动魄的生活。 柳花明发功穿越时就像个植物人。她被监狱方送进医院就医。于是她用于超越的思维继续寻根,这次于超越穿越到明代,亲历了祖先在秦淮八艳时期的一段精彩的生活。 柳花明被保外就医,得知环燕集团如今的实际控制人是周麒麟、于菲菲夫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上帝的恶作剧

那天早晨,邵新阳和蔡田樱子不得不临时取消了原来的蜜月旅行计划。新郎新娘就像两只受惊的老鼠悄悄地躲在自己的洞里,门边都不敢出,好像洞口外面布满了无数的黑猫和白猫。

第一天,他们整天都躲在房间里。在“他”的指导下,“她”反复地学习怎样穿胸罩,穿连裤袜,穿连衣裙,怎样穿着高跟鞋走路,怎样用那些摩丝、胭脂、口红、发卡、眉笔、香水、面膜之类的破玩艺儿。

开始“她”还有那么一点兴致,可学着学着“她”就不耐烦了,感觉这样下去简直要活活把人烦死。再说了,“女为悦己者容”,“她”想,我又没有“悦己者”,打扮好了给谁看?再说我这是临时的,我总是要想方设法再变过来的,因为我对当女人实没有什么兴趣。

第二天,在家里闷到中午,两个人都闷不住了,都说要出去透透气儿,再这么闷下去非把自己活埋了不可。

好在经过前一天的学习,他们出门也能勉强遮人耳目了。他们相信,一般的不太细心或者不太熟悉的人一下子并发现不了他们的破绽。

走路的时候,“她”下体那个部位还在隐隐作痛,步子迈不大,也迈不快,再说脚下的高跟鞋一扭一扭的,搞得脚跟脚腕一阵阵酸疼。“她”几次停下来,赌气要将鞋脱了拎在手上,光着脚板走,都被“他”劝阻了。

“她”又没完没了地抱怨下体的疼痛。“他”有点幸灾乐祸地说:

“谁让你那么着急呢,你就会动粗的,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这下知道了吧?当时我说疼疼疼,疼得受不了,你说都这样的,不疼才怪呢,处女都疼的,忍一下就过去了,现在正好,用这句话来勉励你自己吧。”

──“我哪知道,我还以为你是装的,我哪知道你是……”

──“什么?说,是什么?”“他”突然停下来,咄咄逼人地盯视着对方,脸色一阵阵发白。

──“我是说,当时我并不知道你是,是第一次……”

──“说穿了吧,你不相信我是处女?”

──“说实在的,我并不很在意这个,我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思想准备,再说现在处女也能做假,最方便的,都不用做手术,药店里就有得卖,几十元钱就能买一个……”

“他”的脸色渐渐涨红了,眼看一股怒火就要从“他”的眼睛、鼻孔、嘴和耳朵里喷出来。

“她”不禁呆住了,因为“她”发现自己发怒的时候是这么恐怖。

可突然,“他”扑嗤一声又笑了,是那种恨恨的、幸灾乐祸的笑:

“报应啊,报应啊,”“他”说,“上帝是公平的,上帝无所不知,感谢上帝,他原来是替我来惩罚你的!你不相信我,所以他就让你变成我,让你亲自体验一下,现在,你还敢说我是假的吗?”

这下,轮到“她”脸色铁青,气喘如牛了。

这还不算最可气的。接下去,“他”又说了这么一段话,说结婚之前她曾偷偷读过一本《新婚生活指南》的书,书上说到处女第一次性交的技巧,要很耐心地在处女膜中央的小孔穿过去,这样不仅女方不会感到疼痛,男方也能感受到处女柔韧的一层膜卡在上面那种特殊的愉快,最后到达高潮时,处女膜才会在极度的快感中破裂、流血,但那时女方已经不会感到疼痛了……

听了“他”这段话,“她”差点跳起来:

“你既然知道这些,昨天你为什么不说?”

──“我怎么说?”“他”反驳道,“我是个姑娘,我怎么说?我说了,你更要怀疑我了:你干这事怎么这么有经验?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那你事先把那本书给我看一下不就行了?”

──“你难道没有看过这方面的书?也没有问过别人?天哪,你心里一点数都没有就跟我结婚了?你们男人真粗心哪,难怪上帝要惩罚你,来一个恶作剧,让你也做上一回女人。”

唉……“她”叹口气:“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活该,”“他”仍然幸灾乐祸地:“好好的一个处女被你糟塌了,让我受罪不说,自己也享受不到处女宝,活该!”

然后“他”就喋喋不休地诉说起那天夜里她下面怎么疼,像被刀割一般、割破了再往伤口上撒盐、再来回狠劲地搓揉,她怎么求饶也没用,直到最后我的身体硬成一块铁,像铁锤似的一下一下地朝她砸下来,直把她砸昏了过去,然后醒过来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这也怪你,”“她”愤愤地说,“到了关键时刻你还羞什么羞,看我做的不对你还不快说,这种错误又不比别的错误,一生只能犯一次,今后想改都没有机会啊。”

──“这事怎么能怪我?”“他”嚷起来,“就是我知道也不好意思做啊,你的东西我看都不敢看,更不用说用手抓了,再说我也绝对不好意思把腿张开来让你去看,去找,除非你自己知道怎么做,并强迫我这么做。”

──“女人说到底不就是那么一层膜吗?”“她”没好气地说:“捅破了这一层,她就无所谓了,什么羞耻心都没有了,什么事也就敢做了!说什么羞啊,不好意思啊,要人家强迫你做啊,我看说到底就是个贱字!难怪有人说,有一半女人都希望男人去强奸她们……”

听到这里,“他”忽地变了脸色:

“你说够没有?现在你是个女人了,你终于有机会去实践一下你的理论了,你终于有机会让男人来强奸你了!”

说完“他”迈开大步,咚咚地朝前走了。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板着脸不说话,形同陌生人一样。“她”想,天哪,漫长的夫妻吵架的生活就要从今天开始了吗?

这么一想,“她”浑身禁不住就起了一阵战栗。

……

走在街上,“她”频频地感受到别人向“她”投过来的各种各样的目光,尤其是那些男人。这让“她”感到很不习惯,好像“她”脸上沾着块油条渣,胸口染了团蓝墨水似的。

当“她”低下头看见自己被海蓝色的衬衫勉强包裹的饱鼓鼓、紧绷绷的胸部时,才恍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的身腰、身段怎就他妈的这么好,曲线毕露,该有的一点不少,都他妈的呼之欲出的样子……

以前我大概也是这么色迷迷地盯着女人、盯着她看的吧?“她”想,也许我就是冲着她这身“魔鬼身材”去追她的吧?以前和她走在街上,男人的目光像无数把剪刀反复不停地剪她,都快把她剪碎了。

以前的邵新阳曾问过樱子,你喜欢人家盯着你看吗?她羞答答地说,哪个女孩子不喜欢引人注目呢,不过我不喜欢他们盯着我看,因为看一眼是欣赏,再看就是欲望了,我不喜欢。邵新阳还问,那些踏三轮车的都回过头来看你,你也不反感?她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这很正常,你嫉妒啦?当时邵新阳开玩笑说,你这么喜欢人家看你,不如脱光了效果更好。她说这不同,前者是美,后者则是淫……

而现在,当这无数把剪刀对准了“她”,“她”的第一感觉却是恶心。

“她”记得自己看过一副漫画,画的是一个姑娘穿着一身洁白的连衣裙上街,回到家,却发现连衣裙上印满了各种各样的眼睛,尤其是胸部和臀部那儿,都被“眼睛”印黑了……

“她”觉得有些男人的目光里有很多脏的东西,色迷迷的,不怀好意。也许,以前我也是这样的一个人?“她”想。

……

为了避免碰上熟人,他们逛的是一条偏僻的小街。

小街总比大街脏,因为这里不是城市的“脸”,而是它的裤裆。路上脏得插不进脚,污水横流,臭气熏天。但这并不影响它的拥挤和热闹。沿路的小摊很多,卖卤菜、蔬菜、猪肉的,卖馄饨、水饺、烧饼、面条、冷饮、小吃的,卖日用品、塑料制品、文具用品、衣服、鞋子、布料的……给人的印象是,他们把整个百货商店拆散了搬到这儿来了。但他们的摊前很少有顾客停留,就像演员在台上演出台下没有观众,就像教师在讲台上讲课下面没有学生,这是很煞风景的事情。

转了半天,“他”花五角钱买了一支小雪糕,“她”花一角钱选购了几根牙签。他们知道自己的贡献太小,以至掏钱的时候眼睛都不敢看人家,鬼鬼祟祟的,以至人家怀疑他们掏给他的是假币,而将一张五角的票子对着天空照了半天。

有个卖肉的老远地就冲“他”打招呼,“他”却显出一脸的茫然。

“她”只好轻声对“他”解释,以前我陪妈妈来他这里买过好几次肉,他认识我,你就假装认识他和他打个招呼,今后我们独立开伙少不了也要上他这儿来买肉,认个熟人总没坏处。

“他”只好走过去,招呼了一声:“老板生意好吧?”

“就这样吧,”那家伙说,“这年头,机关加工资,肉价却往下掉,小排都降到四元钱一斤了,还是没人买,现在除了你们这些机关事业单位的,一般的人家哪里还买得起肉?”

他这番话把他们说得心里挺舒服的。接着他说,“今天我的小排不错,又鲜又嫩,还剩三斤了,十元钱给你们算了。”

“他”掉过头来看“她”。

“这是你的夫人是吧?”这家伙讨好地说,“一看就知道是郎才女貌,贤妻良母,大福大贵之人,今后还请多多照顾我的生意,保证优质优惠,今天初次见面,第一笔生意,再打个折,图个吉利,这三斤小排,八元八拿去算了!”

“她”被家伙说得恍恍惚惚的,拿不定主意,又掉过头去看“他”。

“他”说,我们先到前面去走走,回头再说吧。

走出老远,那家伙还在后面喊,你们快点,我给你们先留着!……

……

路过一个小药摊时,“她”倒是闪过一个念头:

——有没有让我们“变性”的神药?

应该说那是个花花绿绿的书摊,摊的一角树着个小广告牌:晕车药/避孕药。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伟哥已到货。再细细一看,名堂就多了,那些花花绿绿的说明书上不仅有裸体男女,还有放大的男女性器官,再细细一看,原来那些放大的男女器官都是可以出售的仿真“性保健用品”。在一对赤裸男女相拥的图片下面写着:

亚当夏娃──让您的生活更加和谐“性”福。

在几根朝天竖立的男性器官下面分别写着这样的名称:擎天柱;蛟龙入洞;午夜情郎;情人刺客……在几具女性器官下面分别写着这样的名称:美人鱼;情人水帘洞;纯情少女;人体娃娃……那些春药(?)的名称就更酷了,什么猛男神油,女感王,金刚战神,欢爱三十分,催情口香糖,色鬼旺情水,梦幻催情丹……

还有那些编造(?)的读者来信——

我是有一个孩子的青年妇女,这两年对性生活的需求很旺,可自从生了孩子后,月道变宽松了,双方都得不到满足,很是苦恼,前几天我丈夫从外面买回来一瓶缩阴爽,做爱时给我的月道喷了一点,当时我就觉得痒痒的,月道肌肉一阵阵地收缩……

“她”正埋头看得起劲,却被“他”用力拉了出来。

由于“他”用力过猛,“她”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她”瞪起眼睛正要发火,“他”却再次用力将我拉出几步,低声说:

“你是个女的,盯着那东西看,难看不难看啊?”

“她”说,“难看什么,我正看得有劲哩。”

“他”说,“人家都盯着你看,当你是花痴呢。”

“她”还想反驳,但抬头看了看周围人的目光之后,就知趣地闭嘴了。

“她”老是忘记了自己现在是个“妙龄女郎”。在那个书摊兼药摊上,确实找不到一个有点模样的青年女子。

——当个女人真他妈的不自由啊!

“她”不由得在心里暗叹……

后来他们又经过一个新开张的个体自选商场。只见门口的广告牌上写着几个醒目的大字:

“五元三样”。

五元钱买三样?那是什么样的东西?抱着这样的好奇心,他们决定进去瞧瞧──反正没事干,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里面的人还不少,墙上、地上到处是堆的商品,五金,日用,文具,玩具,什么都有。“她”挑了一把手工锯,一把电工刀,一把尖嘴钳,还有一把裁纸剪,四样了,不知丢哪一样好。再看“他”,手里也拿了好几样,一只电热水器,一把板刷,一小袋钢丝球(“他”解释是洗锅用的)。看来他们还是“本性”难改,买的东西都性别分明。最后“她”只好放弃了那把裁纸剪。

十元钱,买了这么一大把东西,他们心里都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据商场的管理员说,这些商品都是用来抵债的,现在降价处理,所以便宜。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古言小说
  3. 古装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