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俏佳人在都市

更新时间:2019-01-10 16:47:27

俏佳人在都市 连载中

俏佳人在都市

来源:酷炫书城作者:金铉山分类:都市主角:聂飞苏黎

主角叫聂飞苏黎的小说是《俏佳人在都市》,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金铉山创作的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和一个美艳少妇同事下乡扶贫,没想到离开了单位之后,她就性格大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咱们就立个誓,你要能回乡里,我就叫你爹,你回不去,你就得叫我奶!咱就当着村里所有人的面儿叫!”范春花一锤定音。

东合村,地处偏僻,整个村里的房子都显得稀稀落落,太阳已经开始落下山坡,余光映照着天空,将不远处的丘陵的轮廓给照出来,显得有些落寞,一些房子的烟囱开始冒出袅袅炊烟,也到了生火做饭的点儿了。

“被开除了也没事,家里反正还有一个鱼塘,种着几亩地,大不了先在家里挖二斤半吧!”聂长根走在前面,扛着聂飞的行李箱,一路走一路唠叨,儿子这打击受得不小,他琢磨着得安慰一下。

二斤半的意思就是锄头,以前港桥乡的铁匠们给农民打农居有个规矩,锄头的重量刚好两斤半,不多不少。

“对了,江果那妮子都回来了,现在估摸着正在家呢!”聂长根一下子想起了聂飞的发小便又说道。

“啊?她回来了?”聂飞一听江果的名字脚下便是一顿,回家的路上要路过江果的家,聂飞就有些想绕远路了。

“可不!江果那妮子可了不得。”说道江果,聂长根也不得不啧啧称赞,“大学毕业后就直接分到了省报社,这不,实习了一个月,转正了,这次是专程回家报喜的,听说你江叔明儿还要摆酒席庆贺呢!唉,要是咱们家能出一个这么有出息的人就好了。”

“哦!”聂飞有些兴致阑珊地回答道,一抬头,江果的家就已经在跟前了,聂飞就看到江果手上拿着一个苹果,正从自家的二层小楼里走了出来。

“这妮子,越来越俊了,以后也不知道谁有福气能睡了她。”聂飞心中想到,又把脑袋低了下去,当做没看到就跟着聂长根**后面走着。

“长根叔!”江果甜甜地朝聂长根打招呼,斜眼一看,就看到了低着脑袋跟在聂长根**后面的聂飞。“喂,聂飞,你低着头是要把地上的蚂蚁全踩死吗?还是你怕看到我就觉得自惭形秽?”

“切!”聂飞听见江果这么说自己立刻把头抬起来哼了一声。“你又不是天上的仙女儿,有什么自惭形秽的。”

说罢,聂飞又忍不住看了江果两眼,这妮子,自从高中毕业考了大学之后,基本上就再也见不到面了,这丫头连暑假都在外地打暑期工,就年底的时候回来一次,这些年还是第一次看到江果穿夏装呢。

那身紧身的短袖被她胸前的两坨肉顶得老高老高的,连罩罩的花纹都给印了出来,一头长发在后面扎成一个丸子头。

那小脸还跟以前一样,肉嘟嘟的甚是可爱,那条牛仔短裤刚好就包着**,翘翘的,那双白白的腿在聂飞的眼前只晃荡。

再往下瞧,那就是穿着一双黑色女士人字拖的小脚了,依旧白皙如玉,指甲晶莹透亮。

“你看什么看?”江果见聂飞那不怀好意色眯眯的眼神盯着自己打量,脸色就沉下来了,这两人,从高中时期就结下了仇。

港桥乡没高中,两人都在县城念书,正巧就在一个班,聂飞高中时代挺混,跟一些学生混混搅和在一起。

有一次,几个家伙喝酒划拳,输了的去女厕所偷窥,结果聂飞就倒霉了,让他更加倒霉的是,这家伙偷摸着绕到女厕所背后那扇通风口上。

结果刚一爬上去正好就看到江果正把衣服撩起来,把那裤子给脱下去。

聂飞看得一直都没能回过神来,等到江果起身提裤子的时候,一抬头,就跟趴在通风口上的聂飞来了个四目相对!

“你个不要批脸的聂飞!”这是当时江果在厕所里暴走时喊的话,这一嗓子把聂飞吓得差点没摔进厕所旁边的粪坑子里,连滚带爬地翻了院墙跑出了学校,旷课一下午。

从那以后,聂飞就成了江果的死敌,没凭没据,江果自然也不可能去跟老师告状,但这妮子可是班里的班干部兼任了课代表,抓抓聂飞抄作业啊,旷课啊之类的把柄去跟老师和聂长根告状成了常事。

这妮子学习成绩极好,甚至有时候还故意编排一些压根就没有的事儿去告状,老师和聂长根也都一股脑地相信了,于是,聂飞这家伙就成了经常请家长以及被聂长根狠揍的对象。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句话聂飞就是从江果的身上学到的,江果在学生时代给聂飞造成的阴影直到现在还存在着。

高考后,江果就考上了传媒大学,而聂飞则因为本身成绩就差,好死不死地就在县里一所高等专科学校念了个大专,勉强混了个大学生的头衔。

“昨天听长根叔说你进乡政府上班了?”江果眨巴眨巴大眼睛看着聂飞,“好好干!今后长根叔和刘惠阿姨享福就全指着你了。”

“切!以为自己出息了就了不得,还跟我说教了。”聂飞嘟囔了一句。“还要你说啊!以后我铁定给我爹妈在城里买大房子,让他们好好享清福!然后把你娶了给我爹妈生一窝的小崽子让他们高兴高兴!”

“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江果听见聂飞这么不着调的话,脸色就变得难看了一点。

“你个臭小子!”聂长根笑骂着瞪了聂飞一眼,“我看你被开除恐怕就是你这张不着四六的嘴惹的祸!果子,这家伙欠揍,你别往心里去。”

说罢,聂长根便呵呵笑着往前走了,聂飞白了江果一眼,想争辩两句,想了想,自己不正是因为顶撞了舒景华才被开除的吗?只能是一头焉地跟着聂长根走了。

“喂!”江果眼珠子转了转,又叫了一声。“明天我家办酒席,你也来吧,咱们班好多同学都要来!”

“到时候看有没有空吧!”聂飞没好气地回答道,明天来吃酒席,那简直就是来受虐啊!

“记得穿体面点!”江果最后交代了一句,咬着苹果就进了屋。

“德行!”聂飞说了一声,转身跟着聂长根走。

“你别光看不惯人家得意!”聂长根知道自己儿子心里的想法,大老爷们被一个女人欺负,别地儿他不知道,至少在港桥乡那是很丢人的。“有本事你就发个狠,混出头来,把这妮子给娶了,那你面子就回来了。”

“好,老头儿,以后我一定让江果给你当媳妇儿!”聂飞将肩上的锄头往地上一磕,恨恨地道。一说到媳妇儿,聂飞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另一个身影。

那一袭白色连衣裙和飘逸的长发,跟自己当过短暂同事的苏黎,自己下午还说以后出息了要娶她当媳妇呢,这究竟娶谁好呢?

“放空炮!”聂长根念叨了一句,“等你出息了,老子都埋黄土了,走吧,你妈估计饭都要做好了。”

“你别不信!”聂飞立刻道,“说不定以后果子还得巴巴地盼着我娶她呢!”

“你还是想想你刚才放下的狠话吧!”聂长根带着恨铁不成钢的目光。“你要是回不去乡政府,我看你那有脸皮当着全村人去喊范春花喊奶,我他妈都成他儿子了!”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灵异小说
  3. 耽美小说
  4. 娱乐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