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一遇半妖终生误

更新时间:2019-01-04 17:53:33

一遇半妖终生误 连载中

一遇半妖终生误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猫七三九分类:仙侠主角:洛烟洛雾

主角是洛烟洛雾的小说是《一遇半妖终生误》,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猫七三九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洛烟本以为此生的意义就是寻找,后来遇到的半妖成为这一寻找路上的一星灯火,本以为自己无人可念,到最后才知道,原来身旁的半妖用自己的一生在守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洛烟上神,令徒身上大多只是些皮肉伤,并无大碍,只是,”

洛烟看着仁心仙君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洛雾这伤怕是要费些功夫,心下冷笑一声,那人就这么见不得她待在天界吗,今日之事洛雾不过是替她挡了一劫,往日里那些暗箭难防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做计较,只是这样就当她是软柿子可以任意揉捏了吗。

“仙君但说无妨。”

仁心仙君看了眼还在昏迷的洛雾,对着洛烟拱了拱手,“上神借一步说话。”

“令徒身上的伤本来不算严重,但令徒是半妖之体,又尚未及冠,身形本就不稳固,如今伤了令徒的是天界仙器,两者相冲,若是好好将养着,不过三五个月也能好起来,只是多少会留下些后遗症。”

洛烟皱了皱眉,“仙君所说的后遗症是?”

“半妖修仙本就不易,如今被仙器所伤,怕是后面修仙之路多有停滞。”

洛烟听了这话,有些烦躁,习惯性地把两只手**袖子里,斜倚在柱子上,仁心仙君见她这幅样子,识趣地留下药材就告退了。

清昇、千禾与沐灯赶到轻烟殿时,就看到洛烟斜倚在柱子上出神,沐灯见她皱着眉的样子,心下就有些慌乱,“阿烟,大胖他?”

“仁心仙君刚才已经来看过了,都是些皮肉伤,养几个月就好了。”

洛烟从袖子里抽出手,捏了捏自己的手腕,带着他们去了洛雾的房间。

沐灯给洛雾号完脉之后心下了然,“都只是些皮肉伤,仁心仙君开的方子也是极好的,将养着几个月就好了。”

清昇听完这话,又看了看洛烟的脸色平静才放下心来,“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便多打扰了,明日我让千禾再送些补气血的药材过来。”带着千禾离开轻烟殿时,千禾拉着他的袖子问:“师尊,洛雾师兄的伤我见着也并不很严重,只是看着渗人一些而已,您怎么好像很紧张的样子。”

“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清昇扯过自己的袖子,“洛烟上神好不容易收了个亲传弟子,你师尊我和洛烟上神又一直交好,自然紧张她弟子的伤势。”

“才不是,我看师尊您更像是在紧张洛烟上神。”

清昇斜睨了他一眼,心下有些惊讶他徒弟的感知如此细微,“我看你在修炼的事情上倒没有如此上心,过些时日就是新晋弟子的考评大会,到时可别丢了我的脸面。”

“阿烟,大胖身上的伤,是她做的?”

洛烟拿着药材,正对着药方往药罐里放,大约是有些不喜欢药味,微微皱着眉,“不是她还能有谁,能在天界,尤其是能在一个上神的府邸进出如入无人之境的,况且当时白灼也在,还没能拦下那人,”说到这里,洛烟忽然舒展开眉头轻轻笑起来,“你觉得是帝君的实力不够拦不下那人,还是帝君压根就不忍心拦下那人。”

沐灯在一旁看着洛烟的笑,觉得有些瘆得慌,“你既知道她一贯不喜你,何必还带着大胖在天界待着。”

洛烟听了这话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离开天界,云止还太小了,至少得等他在天界能自己站稳脚跟。”

“你不会是想着让大胖能独当一面之后就彻底离开天界吧?”

洛烟拿着蒲扇一下一下地扇着炉火,脸色平静,“两百多年前,我行至昆仑山时,碰到过一位隐士,这位隐士告诉我说,世间万事万物有来处必有去处。”

“哪又怎么样呢?”沐灯情绪有些激动起来,为了一个神魂消散的人,如何要执着两千多年,“阿烟,你清醒一点,容璃是神魂消散,命简都碎成灰了,况且你走之后,她对云止下手怎么办?”

洛烟抬起头对上沐灯有些慌乱的双眼,似是安抚,“眼下云止的伤才是关键,不能因为被仙器所伤而耽误日后的修炼,后面几天,你带他去后花园的澄心湖,那里的禁制我已经散了。”

“我带他去澄心湖,那你去做什么?”

洛烟笑了笑说:“让她在我走后,也不敢动云止。”

洛烟离开轻烟殿之后,去了一个她已经两千多年都没去过的地方,夭璃殿。

自容璃仙逝之后,这座宫殿她就再也没来过了,然而即便是两千多年的从未造访,她依旧对这里熟悉非常,甚至比对自己的轻烟殿更为熟悉。

“哟,这不是洛烟上神吗?今儿个是哪阵风把您给吹过来了?”

洛烟望着树下那女子,如今天界的百花之主,也是帝君白灼的亲妹妹,白芷,一身白衣,身形娉婷袅娜,眼角眉梢处皆是风情,只是那脸上的笑,带着显而易见的厌恶、怨恨。

“我来和你算算我徒弟身上的账。”

白芷捻着一片花瓣,笑了笑,“我也想和你算算容哥哥身上的账。”

洛烟听了这话,眼底似结了一层冰,不再多言,抬手便是一道掌风直袭白芷面门。白芷没想到洛烟会这样突然就出手,一个侧身堪堪躲过,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

不过几息之间,对招百下,白芷一口血吐出来趴倒在地,眼神却依旧厌恶,“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正好让我哥哥看清你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洛烟冷眼看着她,忽而又微微笑起来,说道:“死?太便宜你了。”

白芷晕过去之前最后一眼看到的就是洛烟那张带着笑的脸。

不知过了多久,白芷悠悠转醒时,最先看到的是洛烟的衣摆,再往上,就看到洛烟正坐在不远处的石桌边,身旁还站着四五个着黑衣的男子。

洛烟见她醒了,慢悠悠站起身,习惯性地把手揣进袖子里,“容璃仙逝有两千三百七十四年了,这些年你一共刺杀我三十七次,有十一次你伤了我,而这一次,你伤了云止。”

白芷咳嗽了两声,撑着站了起来,身形摇摇欲坠,“就是你那个弟子?啧啧,这么多年,你都是一个人,好不容易收个弟子,可别死了。”

洛烟不理会她的嘲讽,只是很冷淡地看着她,“过往你对我下手,怎么样我都只是躲,哪怕你伤了我,我也并不与你计较,只是,我就收了这么一个弟子,将来还指望他能继承门楣,实在宝贝得很。”

“你想怎么样?”白芷从洛烟语气里听出些不好的意味,不由得向后退了两步。

“女子自古最爱的无非两样东西,容貌,”说到这里,洛烟看着面前神色有些慌张的白芷,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残忍又悲戚的笑,“以及贞洁。”

说罢,一摆手,身后那几个着黑衣的男子就向着白芷围了过去,白芷此时再想跑时才发现,洛烟早已布下了结界。

“洛烟,你不能这么对我,是我哥哥引你入了仙途,是我姑姑教的你法术,你不能这么对我,你让这些人走开。”

洛烟冷眼瞧着白芷慌忙地往后退缩,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一场春宫大戏,堂堂天界百花之主,被几个男人压在身下行媾和之事。

“洛烟,你让这些人走,让他们走啊。”白芷的叫喊声里已经带上了哭腔,声音渐渐地微弱下去。

猜你喜欢

  1. 耽美小说
  2. 豪门世家小说
  3. 玄幻小说
  4.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