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我的威猛先生

更新时间:2018-12-06 17:36:34

我的威猛先生 连载中

我的威猛先生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路可可分类:言情主角:尤威猛龚小青

《我的威猛先生》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现情小说,作者是路可可,主人公叫尤威猛龚小青,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尤威猛的出现,让龚小青多了一份安全感和幸福感,他成为了龚小青的爱人也是专属保镖。照顾着龚小青,尤威猛不能像以前那样什么都无关紧要,在他的肩上肩负着一份责任,乃至一个家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龚小青在饭店门口停好车,双手合十为他祝福。

不知道他会不会想起来他昨天喝醉,但还没醉到和她一起跳山地舞之前,其实曾经坐在角落哭泣一事?

她知道每个人都有故事,可看到尤威猛这么一个剽悍大汉闷声哭泣,还是让她觉得好心酸。

胳一定要套出那家伙的故事!

龚小青在心中暗暗发誓后,她手提保温罐,走进五星级大饭店入口。

保温罐里头装着她提来给在这里当清洁人员的安娜进补的土魠鱼羹。

安娜一人身兼二职。白天在饭店当清洁人员,晚上又在酒吧兼差,一天只睡四个小时。因为安娜爸妈在车祸中丧生,还有一个尚在读高中的弟弟要养。

她龚小青在社会上打拚多年,一听到这种有情有义的故事,当然要两肋插刀,直接就把安娜当成家人照顾,反正她家人早已不在身边,朋友就是她的家人。

昨天酒后,又多了尤威猛这个朋友,真是让人心情大好啦!

龚小青旁若无人地边笑边走到大厅的待客沙发区坐下,等着下班的安娜,希望安娜今天心情好一点。因为听说安娜那个在黑道打混,却又分不了手的流氓男友汪志明,又来找人要钱了。

孽缘啊!

龚小青叹了口气,仰头看着饭店大门口边的那盆花艺。

一枝的山樱花横竖于漂流木间,冶艳与荒野的对比,野得很美丽,美丽得很让人惊奇。再一次,这间饭店的迎宾花艺又呈现了她喜欢的调调。

果然她龚小青也是有品味的,安娜说过,这间饭店的花艺远近驰名到连日本客人都要指名居住。

不知道尤威猛有没有法子做出这样的作品……龚小青往花艺靠近一步,发现右后方竖着一块黑色原石,上头刻着“自然”花艺工作室。

“自然”花艺工作室,不就是尤威猛的工作室吗?哇,这家伙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啊!

恶!

龚小青蓦咬住唇,忍住一股想呕吐的冲动。

她的肠胃炎不是应该早就痊愈了吗?怎么最近还是老不舒服呢?况且,昨天大部分的酒,后来都让尤威猛给喝掉了。

龚小青皱眉揉着胃回到沙发边,却突然看到尤威猛走出电梯。

她正想叫他,却发现他身边跟了一个波浪发长及腰的香奈儿小姐。

她倒抽一口气,直觉拎起保温罐挡住脸,然后又忍不住探出头偷瞄他。

尤威猛不过是穿了件简单的白色马球衫加深蓝牛仔裤,可方圆百里的女人却没有一个不把目光停在他的身上。

龚小青记得看过一个报导,说是远古时期,拥有强壮身体的男人,就代表了能够打倒敌人并取得食物,所以容易让女人倾倒。这样的潜意识一直在女人脑子里存在着,因此直至今日,宽阔肩膀及有力双臂仍然让女性拥有无限的安全感。

不管别人认不认同这个报导,五官阳刚、体格剽悍的尤威猛,所散发的费洛蒙容易让女人倾倒,总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四周无人的话,香奈儿小姐一定会搂住尤威猛吧!这个想法让龚小青有些不快,她瘪起嘴,却觉得怪不了别人,因为——

尤威猛黑发披在肩上的狂野模样,让她也很想扑到他身上,对他为所欲为,或者是让他为所欲为……

天啊,她在想什么?她酒后乱性的时效性已经过了吧!龚小青捧住发烫的脸,觉得自己心思邪恶到极点。

因为心里有鬼,龚小青慌乱地抬头看他有没有发现她,谁知道尤威猛也正抬头看往她的方向。

龚小青倒抽一口气,直接把保温罐高举遮住脸面,但她的眼尾余光却看到尤威猛正大跨步地朝她而来。

她闭上眼睛,来个眼不见为净。

“你也知道要惭愧。”尤威猛站到龚小青面前,拿过她手里的保温罐,双眸喷火地看着她。

天啊,是他会读心术,还是她方才脑中邪恶的念头,让她脸上流露出色狼神态?妈啊,这样她以后还要做人吗?龚小青满脸通红,挫败地一声。

尤威猛大掌盖住她的额头,关心黑眸直逼到她面前。

“你在发烧吗?”他问。

“厚——干么说我‘发骚’,这话很难听!”龚小青瞪他,虽然脸孔红通通,还是忍不住双手叉腰呛了起来。

“发烧是难听的话?那诊所岂不是要贴‘十八限’标签?”尤威猛眉头一扬,讥讽地说道。

龚小青瞪大眼,脑子这时候才清楚地运转。厚!就是她心里有鬼,才会惹来这一串麻烦啦。

她的脸胀得更红,可肠胃却扎实地了几下,她缩了下身子,捂住肚腹。

“肠胃不舒服吗?又乱吃东西?”尤威猛握住她的肩膀,凶恶地问道。

“我没有,我今天早上喝白粥,和你一样的白粥……”她冲着他笑,等着他给她一堆赞美。

“白粥的帐,我们晚点再算。”他狠狠瞪了一眼这个看来毫不内疚的家伙。

龚小青回瞪一眼,觉得此人真不懂得知恩图报。

“你中午、晚餐吃什么?”他问。

“中午起士鸡蛋三明治配茶,下午茶吃龚小青特制泡面。”

“你脑子有问题吗?起士是制品,鸡蛋不好消化,咖啡因**肠胃,泡面是炸的,你想死的话,实在也不用挑这么委婉的方式。”他一掌巴向她的头。

龚小青被骂得火大,霍然起身,手指直接戳到他肩膀上。“老娘就是身体好,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她声若巨雷,整间饭店大厅的人目光全射了过来。

龚小青站在原地,感受到他们的鄙夷目光,向来精神奕奕的小脸倏地垂到胸前。

“笨蛋,说话也要懂得挑场合。”尤威猛低声骂她,不经意地移动身体,挡住所有射向她的目光。

龚小青看着大理石地板,用力祈祷自己快点消失。

尢尢尢——小叮当帮我实现,所有的愿望……

龚小青的手机选在此时惊天动地响起多年前“范晓萱”所唱(哆啦a梦)主题曲。

这回,连尤威猛都开始同情她了。

“我们走吧。”尤威猛拍拍她的肩膀。

龚小青则是一转身,羞愤地冲进大厅右侧洗手间里。

“尤先生,她是——”香奈儿小姐带着no.5的女香走近尤威猛身边,身子不经意地碰触着他的手臂。

“一个朋友。”尤威猛拉开距离,看向洗手间。

“就是因为你的朋友三教九流都有,所以你的作品才能这么多面相吧。”香奈儿小姐笑着说道。

尤威猛点头没说话,维持着一贯的石刻表情。

香奈儿仰头看他,觉得他傲视万物的表情好man、好迷人,娇滴滴地嗔声道:“你什么时候到我家?”

“我预计下星期一会和我秘书到白小姐家,看看你那里的场地适不适合你所要求的花艺风格。”尤威猛直视着香奈儿小姐的眼睛说道。

不过,尤威猛浓眉一皱,很快地挪开了眼。

看着人说话是一种礼貌,只是这些女人们可不可以不要经常想入非非,就算他锻炼过靛魄再性感,他的个性就是不爱招蜂引蝶。

所以,那个龚小青可能什么都让他想谢谢再联络,不过她把他当成人而不是当成“男人”,这事倒是很让人满意。

尤威猛看了一眼龚小青留下来的保温罐,目光再度看向洗手间,不知道那家伙准备躲多久。

“那下星期一,我请你吃饭。”香奈儿小姐把手搭在他的手臂上。

“抱歉,我勘景后灵感最好,会希望尽快把设计图做出来。”尤威猛故作不经心地移动,避开她的手,完全是公事公办口吻。

砰!

洗手间的门被重重推开,大厅里的人全皱着眉头瞪去——

果然又是那个穿着绿色工作裤,一身乱糟糟的女生。

龚小青顾不得旁人目光,她急如风地冲向大门。

“怎么了?”尤威猛上前一步。

“那家伙是个浑蛋……安娜出事了……她不让我报警,我得快点……”她叽哩呱啦地说着,脚步不停地往前走,可她走了半天,却都只是在原地踏步,因为——

尤威猛挡住她的肩膀。

龚小青瞪他一眼,转身绕过他。

“你一个人去有没有危险?”尤威猛拉住她的手腕,还是不放人。

“有危险,我还是要去啊……”龚小青甩开他的手,继续往前冲。

咚!

她笔直撞上尤威猛结实如墙的胸膛,力道甚至撞痛鼻子。

“你到底想干么?”龚小青失去耐性地踮起脚尖一把抓起他的领子。

“我载你去。”尤威猛说道。

龚小青呆掉,看着他面无表情的阳刚脸庞及发亮黑眸。他……他这样是在关心她吗?

一阵热潮挤进她胸腔,她续快得像千军万马在奔驰,只好伸手压住胸口。

“你不是急得像热锅蚂蚁?还愣着干么?”尤威猛扯扯她脑后那根小鸟尾巴。

“快快快……不然要出人命了……”龚小青迈开脚步,大步向前跑。

“白小姐,我的秘书会再跟你联络。”尤威猛对白小姐一颔首,马上跟着开跑。

他人高马大,三步便赶上龚小青。

“你的名片上没有手机。”白小姐踩着三寸高跟鞋,跑到尤威猛旁想占位子。

“我没有手机。”尤威猛说。

“啊……我忘了保温罐……”龚小青突然煞车,转身往回冲。

“送给别人。”尤威猛拦住她,冷酷面具就此破功,他翻了个白眼,完全不能想像他的帅气重型机车上挂着一只看来像是探病用的保温罐。

“好吧,便宜你了。”龚小青冲去拿来了保温罐,她拍拍香奈儿美女的肩膀。“里头的土魠鱼羹请你吃,不用太感动喔,总统想吃都还不见得吃得到呢!”

白小姐手拿保温罐,一脸错愕地看向尤威猛。

“你不用看他,他运气不好,还没吃到这一道。”龚小青好心地说道,用手肘撞了下尤威猛。“走吧!伙计。”

尤威猛嘴角了下,看着那个小火箭炮倏地冲个半天远,他也很快地迈出脚步,再度与她并肩而行。

他不是那么爱管闲事,只是这女人精力充沛,一步都大意不得。

他的厨房就是最血淋淋的例子啊!

“所以,安娜被男友绑架!你要报警,安娜不让你报警,只要你拿十万元来赎人?”尤威猛说道。

“对!”龚小青倾身向前大吼一声。

“为了十万元的赎款,骑一小时车程,看来她的前男友缺钱不缺时间!”他不以为然的低吼被风吹得摇摇晃晃。

“喂,我可没叫你跟来。还有,十万元是老娘所有存款了!”

蜿蜒山路上,晚风呼呼地吹。

颠簸山路,让两个人身子都往上弹跳了一下。机车连转两个大弯,更是吓得龚小青脸色发白。

“我的**快痛死了!你没事骑什么重型机车耍帅,根本不符合人体工学!说话还要大吼大叫。”龚小青为了分散心神,掀开安全帽面罩,奋力大吼着。

要不是她不会骑重机,她真想跟他换位置。她不习惯坐在后座,觉得没安全感,弯左弯右都由别人决定,又不得不抱紧他。

虽然尤威猛确实还不错抱,而且在这种山风飕飕的夜里,他靛型真的有够挡风的,但她还是想坐在前座。

“你啰嗦什么!如果不是我,你那台发财车开得上这种山路吗?”尤威猛没预料需要骑这么久的路,不过因为正享受着驰骋**,也就不跟她计较了。

尤威猛的声音顺着风,轻易传入她的耳朵里,只是坐在后座的她可没这么容易回话。

“哈雷机车了不起喔,我家那台野狼一二五就可以轻松地爬上来啊。”她惊呼出声。“等一下要转弯,从那棵大树旁边的小路弯上去。”

“见鬼了,谁会没事约这种鬼地方交赎款?”

“那里是安娜和我的秘密基地,我们有时会买卤味来这里看星星。安娜好像也带那个小流氓汪志明来过,所以他才会知道这个地点。”她大喊道。

“你们脑子有问题吗?跑到这种荒郊野岭看星星,我看是找鬼比较快。”他不以为然地冷哼一声。

“你说话干么这么刻薄?”她用安全帽撞他的背。

“那你做事可不可以多考虑一下?”

尤威猛紧急煞车,龚小青猛撞上他的后背,安全帽底下的小脸在他身上撞歪半边。

“你是故意的!”她痛得眼眶泛水气,抬起头,想回敬给他狠狠一撞。

“下车,站到我身后。”尤威猛命令道,整个人已然下车挡在龚小青面前。

龚小青摘下安全帽一看——

凉亭旁边,安娜的男友汪志明正拿着一把枪,神色不善地对准他们。

“龚小青,我不是叫你一个人来,为什么还带姘头来!”汪志明把嘴里槟榔往地面一吐,凶神恶煞地瞪着她。

“我还没结婚,哪来的姘头。”龚小青没好气地说道。

“少啰嗦。”汪志明打量着她身边那个高壮得像小山的男人,枪握得更紧了。

“我不该让你跟来的……”龚小青倒抽口气,不自觉地揪住尤威猛的衣服。

尤威猛眯着利眼,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双手刺青、一脸邪恶的家伙,庆幸他跟着来了。

“我答应干妈要照顾你。”他揽住龚小青肩膀,让她知道他并不恐惧。

龚小青仰望着他刚毅脸庞,恐惧的心渐渐平复下来。

“钱拿来没有?”汪志明低喝一声。

“安娜在哪里?”龚小青左右张望着。

“她在那里——”汪志明把手电筒往地上一指,指着草里双手被绑、双眼紧闭,嘴巴还贴着胶带的安娜。

“你杀死安娜了!”龚小青脸色惨白,立刻想上前救安娜。

“你给我站住!老子才揍她几拳而已,死不了的。谁教她居然想跟老子分手!老子肯上她这种货色……”

“你说什么!有种再给我说一次!”龚小青抓起安全帽用力丢向汪志明。

“再过来,我射死你。”汪志明大吼一声。

“射死人,我就把钱扔到山谷,你什么都得不到,还背了条杀人罪。你如果想要这种下场,尽管动手。”尤威猛冷冷回应,举高手里的现金袋,慢慢朝着他走近。

“把钱放到凉亭里,然后滚!”汪志明大吼道。

“你先放开安娜,我再给你钱。”龚小青说道。

“你们还不快上!”尤威猛突然对着汪志明身后大叫一声。

汪志明拿着枪一回头,尤威猛立刻朝他飞扑上去,一拳劈向对方拿枪的手。

汪志明吃痛,手里的枪掉到安娜旁边。

龚小青见状,立刻冲过去。

“啊!”龚小青惊叫出声,整个人突然凭空消失。

“小心!”尤威猛随之冲了过去。

汪志明伸手往他背后用力地一推。

这下子,尤威猛终于知道龚小青为什么会消失不见了,因为草丛边就是——

山崖。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仙侠小说
  3. 古代小说
  4. 修仙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