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刀客

更新时间:2018-11-01 16:03:24

刀客 已完结

刀客

来源:掌读520作者:骁骑校分类:武侠主角:元封哑姑

主角是元封哑姑的小说叫做《刀客》,它的作者是骁骑校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元末周初,西北边陲的偏远小镇上,黑瘦矮小的孤儿元封被马肉铺子老板收留,过着平淡孤寂备受欺凌的生活,一切从他以精湛的刀法杀死马贼头目的那一刻开始改变……古道边城、金戈铁马、碧血黄沙,古老银币上的浮雕人头,雪山之巅的蓝莲花,神秘的武帝遗书,那个推翻了蒙元,曾经辉煌一时却又顷刻间覆灭的神秘王朝究竟和元封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年轻的西凉王如何一步步揭开自己的身世之谜,继而揭开一个旷世大秘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何时,天空中一朵雪花飘下来,飘到独一刀和元封之间,打着旋儿久久不肯落地,两人几乎同时发动,身形快的没人看得见,只是电光火石的一霎那,两人的位置便换了,彼此背对着背。

“你跟谁学得刀?”独一刀问道,随即向前迈了两步,忽然垮在地上,双膝跪倒对着旗杆,胸前飙出一股血箭。

第一片雪花终于不甘心地落在地上,化了。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动作,所有人都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包括刚刚苏醒过来的胡瘸子,元封就站在距离他不过三步远的地方,手中的剔骨刀上,一滴血珠正在滚落。

胡瘸子抬头看,元封也正仰着头,面无表情地望着远处那十个骑兵,左手慢慢抬起,食指伸出,指着那几个人,这样指着人已经是很无理的举动了,偏偏那只手指又翻了过来,手心向上朝那几个人勾了勾。

多么**裸的挑衅。

雪越下越大,那十名骑士都没有动,就这样直勾勾地望着元封,就连他们胯下的战马都感觉到主人的不安,暴躁地嘶鸣起来,最终,为首的刀客一拨马头,走了。

马贼走的和来的时候一样迅速,连同堡子周围监视的四十个人,走的干干净净,就如同没有来过一样,假如街道上没有那具跪着的尸体的话。

镇民们慢慢聚拢过去,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大胆,如此近距离的观察独一刀,雪花已经将这位大刀客的头发胡子染白了,他的眼睛还睁着,嘴唇微翕,彷佛对自己的死不可置信一般,胸前的血留了一滩,在地上结成了冰。

“呸!”有人朝独一刀啐了一口,然后又有个胆子大的后生抓起一块坷垃砸在独一刀头上,这几年独一刀保全了十八里堡的平安,但是代价也是巨大的,光是胡瘸子酒馆每个月就要缴纳五十斤马肉,其余的牧民、庄户也要缴纳不等的实物,每年还要献几个女娃娃供马贼们乐呵,镇民们从内心里对独一刀是又恨又怕,如今这尊瘟神终于倒掉,叫他们如何不开心。

“娃,你怎么了!”众人听到胡瘸子的惊叫,转头看去,只见胡瘸子抱起着瘦弱的傻子正冲向自家店铺,速度之快竟然看不出腿脚不便利。

几个小伙子当场就奔过去了,帮着胡瘸子把元封抬进了店里,直接送到后院的火炕上,哑姑按照父亲的指示一直藏在家中的柴草堆里,听见响动也出来了,看见众人抬着元封进来,小脸当场就白了,晃了一晃还是站住了,径直朝屋内走去。

元封静静躺在火炕上,胸前的光板羊皮袄上一道骇人的大口子,人也僵硬了,但是一双眼仍然睁着,屋里满满当当都是人,每个人都焦急而又关切地注视着元封,此时的元封可不是从前那个被人耻笑的傻子了,而是十八里堡的大救星,大恩人。

屋里挤得全是人,大人小孩一大堆,连镇上的狗都跑进来,在人们腿间钻来钻去的,人虽然多,但是没个顶事的,反而把屋子里的空气搞得污浊不堪。

“让开让开,郎中来了。”外面一声高叫,屋里的人赶紧闪躲,这郎中不是别人,正是镇上的耄耋老孙头,老孙头早年做过走方郎中,虽然医术不慎高明,但是诊治个头疼脑热,拔个火罐啥的还行,寻常的刀伤也医得,另外他老人家还兼着镇上兽医的职责,在十八里堡这一块,也真能算得上是个合格的郎中了。

刚才老孙头就是回家取药箱去的,此刻他在大老赵,张驼子等人的簇拥下,神色严峻地走进了胡家的卧室,闲杂人等被大老赵赶了出去,却也不走远,就在院子里站着,任凭雪花飘落在他们头上肩上。

老孙头还没看伤员,就先扯着嗓子吼道:“瘸子,快去烧水预备着。”清洗伤口啥的自然要用到热水,哪还用胡瘸子动手,院里早有那闲着的大婶子小伙子抢上来生火劈柴挑水,胡瘸子父女根本用不着插手,哑姑的脸色依旧是煞白,刚才她没能挤进去看到元封的伤势,心里担心不已,当爹的抓住女儿的手,冰凉。

“哑姑莫怕,傻子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话虽这样说,胡瘸子心里也没底,独一刀是什么人啊,能把他杀死自己却毫发无损,可能么!

过了一会儿,屋里传来老孙头的喊声:“瘸子你进来。”

胡瘸子心头一紧,这就要进屋,忽然觉得手被人拽住了,回头一看,哑姑眼眶里水汪汪的,瘸子就叹一口气道:“放心吧。”掰开女儿的手,进屋去了。

胡瘸子提心吊胆进了屋,回身把房门带好,却见屋里几个人都是满面笑容,老孙头道:“观音菩萨保佑,娃没事,就是皮袄划破了。”

就这一句话,差点让胡瘸子的眼泪留下来,抬眼看去,只见元封确实好端端的坐在那里,眼睛依旧闪亮,只是脸上有些潮红。

“娃,刚才你咋昏倒了?”胡瘸子问。

“我……吓得。”元封的话让所有人大跌眼镜,不过回过味来却是眼睛发酸,一个十五岁的娃娃,拿着一把八寸长的剔骨刀,就把全镇人的生死抗在肩上,面对的又是穷凶极恶的大刀客头子,换做一般人兴许早就脚软了,可是元封却能从容应对,杀死独一刀,吓退众马贼,坚持了这么久才倒下,已经很不容易了。

众人还在感慨,元封肚里忽然传出咕咕的声音,是饿的,娃没吃饭!

众人就怒了!

“瘸子,你**良心让狼叼了?不给娃吃饭!”

“瘸子,你要是管不起饭,娃我这就领走!”

胡瘸子百口莫辩,昨晚可是弄了一桌子肉让元封吃了个饱,今天早上确实没预备饭是真的,可是镇上遭此大难,谁又有闲心吃早饭呢。

事到如今,也没啥好辩解的,胡瘸子转身就出去了,推开屋门大喊道:“娃没事!好好的,今天瘸子摆个场,给全镇父老压惊,流水席,敞开了吃,敞开了喝,吃多少都算我的。”

众人轰然叫好,每人眼里都是掩不住的喜色,哑姑更是呜咽着扑过来,眼中欢乐的泪花奔涌,瘸子抱住女儿,脸上也是泪水横流,嘴却是裂开了笑。

说是胡瘸子摆场,但是乡亲们又怎么好意思让他一个人出钱,虽说祸事是从胡瘸子那里惹出来的,可是全镇人的命也是他那里的人救的,于是有人出桌椅,有人出碗筷,有人把家里的羊牵来,鸡捉来,有人抗来成捆的柴火,还有人帮着把棚子搭起来,总之是有物的出物,有力的出力,全镇人合伙把这场酒席给办起来了。

胡瘸子更是豁出去不过了,把所有的酒,所有的肉都拿出来招待大家,小酒馆的锅屋里热火朝天,一帮大婶子小媳妇帮着炒菜煮肉,杀鸡拔毛,小孩子们兴奋地在外面乱跑,大人们则坐在棚子里喝着热水,谈着早上那场恶斗,只有几个镇上的头面人依旧聚在元封所在的屋里说事。

或许是小孩子们闹得太凶,大老赵虎着脸出来,把自己的儿子唤过来交代了几句,然后赵定安也把脸虎起来,冲那帮孩子吼了句:“别闹了,都过来听我说。”

赵定安十七八岁,现在是个像模像样的大人了,早两年可是孩子王,这些半大娃娃不听爹娘的,就听他的。

听见定安哥招呼,孩子们呼啦一声都围过来了,赵定安凶巴巴地说:“今后不许再喊傻子了,听见没有。”

孩子们不懂事,不知道全镇人的命都在阎王殿前绕了一遭,有那胆子大的问道:“不喊傻子喊什么?”

定安也不知道傻子的本名,愣了一下道:“都喊哥,谁喊错了就丢到堡子外面喂狼,你爷娘也救不了。”

棚子下传来喊声:“定安,开席了。”

赵定安临走还不忘吓唬孩子们:“别忘了哦,喊错了喂狼。”说完飞奔着去了,今早的事情定安也是参加了的,就凭这一点,酒席上就得有他一个上座。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科幻小说
  3. 修仙小说
  4. 幻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