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官场风云录

更新时间:2018-10-31 12:36:04

官场风云录 连载中

官场风云录

来源:暴走看书作者:西门吹雪分类:官场主角:华子建秋紫云

新书推荐,《官场风云录》由西门吹雪最新写的一本官场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华子建秋紫云,书中主要讲述了:走一步,看两部,谋三步,在步步惊心的官场,如何披荆斩棘,红颜相伴,看一个亦步亦趋的秘书,如何一步步打造属于自己的辉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江北省省城的省政府招待所大会议室里,全省所辖的各市市长,副市长,县长,还有省长,副省长,厅长们汇聚一堂,靠前坐的是各市市长,副市长,后面就是各县的县长们,会议室里已经是装不下秘书了,因为每个来的领导都会带上一个,所以秘书们就在房间自己玩,打牌的,找老乡串门吹牛的,互相之间交流经验的,忙的不亦乐乎。

华子建也是去旁边的房间和几个邻市的秘书吹了一会牛,一个秘书正在给其他几个年轻秘书在讲经验,什么和领导在一起应该怎么样啊,什么就连上厕所见了领导也要注意,不能比领导尿的高,尿的远,那样会让领导自鄙,下面那玩意也不能比领导掏出来的长,那是对领导的蔑视。

当然了,你更不能比领导少抖动,领导尿完了抖三下,你就一定要抖四下,这才显的你没有比领导肾好。

华子建听听,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他又感觉没什么意思,就回到房间倒在床上看起了电视,

他和司机小刘住一个房间,小刘早就跑了,说是自己有个战友在附近那个厂做保卫科长,约好了要一起吃饭的,华子建想想白天也没什么事情,就叮嘱小刘,吃完饭一定要回来,说不上秋市长要用车回家的。

吃过了午饭,会议就继续进行起来,华子建就想出去转转,春天的阳光很美好,他来到了离省政府招待所不远的一个公园。

春天是爱的季节,柳树下,花坛边,处处都有恋爱的痕迹,青春在飘逸,憧憬在流动,还有一张张充满幸福的笑脸,美在瞬间,爱在云梦里。

四月的柳絮有春天的气息,把所有的寒冷都驱散了,华子建走进了公园,站在那一抹阳光下,他静静的朝远方向望去,华子建的脑海中就出现了一首诗来,也不知道谁写的:几度相思几度秋,岁月如水东逝流。常梦伊颜携相守,是谁在为谁等候。

这样痴痴的站了一会,准备离开,华子建奇怪的就发现了一个和他一样在痴痴站立的人,一个女人,一个异常精致的女人,这个女人正在看着华子建。

她那孤独的身影在阳光的映照中,尽管周围的人很多,但她却象是一个人站在这个世界上,娇弱的身躯挺立着,那样的眼光,是在回想起过去那段甜蜜的时光吗。那时她比这些美丽的花朵更美丽,也更多姿。

华子建的脸就刷的一下子,变得惨白,那刻个铭心的伤痛,让他充满阳刚之美的脸上侵透出一抹深深的哀伤,痛苦和忧郁的眼神,蔓延出迷离的惆怅。

是她,是她,是安子若,那个让自己魂牵梦萦,难以忘怀的女人。

多少年了,华子建已经记不清他们有多少年没在见过面,但安子若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的风姿绰约,却一直没有让华子建忘记过,那一样的春季,景物也依稀,他和她坐在一棵小树下,听着鸟儿在唱歌……

那美丽的女人是同样的震惊,还是这样的眼神,她一看到这眼神,初恋的回忆就像是洪水猛兽般,叫嚣着滚滚而来,还有那些永远永远都无法忘记的情感。

华子建经常自己以为已经可以忘记了过去了,可以忘记安子若了,但一首歌,一句话,一个小小的笑容,都可以轻易的掘开那尘封已久的往事,华子建往往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忘记那一切。

此刻,华子建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忘记过去,因为就在这一霎那,所有的一切回忆都扑面而来,他无法摆脱,更无法移动自己的眼神,他痴痴的看这安子若,步履沉重,但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

两人在相隔一米的地方都一起停住了脚步,长久的凝视,长久的沉默,安子若穿着一袭设计师的V领雪纺纱洋装,手挽GUCCI哥德蓝牛皮Galaxy包,头发在后脑梳成高髻,八星八箭的钻石项链贴在锁骨间的凹处,她的手上则有一颗价值不菲的钻石,闪闪发亮,但细心的看看,就知道,那不是婚戒,因为它带的位置不同。

像所有的贵妇一样,她化了淡妆、唇彩加唇蜜,让她的唇有着高不可攀的闪亮光芒,她不需要小脸术,却仍是在脸庞加上褐色粉底,让她的脸看起来更小、更立体,她的高跟鞋有十多公分高,但她一样的可以把每个脚步踩得又稳又正。

后来还是华子建轻声的打破了这宁静:“你回来了,这些年你过的好吗?”

安子若的容颜依然是娇艳成熟,风韵十足,那阿娜多姿的身体曲线,却更是诱人,与五.六年前那青春华丽的气质相比,此刻的安子若更性感一些,更丰满一些,那丰腴的嘴唇,带着香艳与红润的气息,简直就像是一种欲望在腾空。

但安子若的神情是黯然神伤的,这个男子,带给自己太多的思念和回忆,多的到了自己没有办法在那个家财亿万的豪门中继续生活下去。

这样的思念在折磨着安子若,她为自己当初那虚荣和世俗的选择在赎罪,红红绿绿,紫醉金迷的奢华和享受,一点都没有抚平她对华子建的牵挂和怀念。

珍珠般的泪滴无声无息地从安子若脸庞滑落,她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痛哭出声,看着华子建如海水般深邃的眼眸,像两泓深不见底的潭水,慑人心魂,安子若哽噎着说:“不好,过的一点都不好!”她眉头紧紧蹙着,春风吹得她身子微微发抖。

华子建听到了她这样说,就陷入沉思之中,眼神中的哀伤更加的浓郁。

华子建叹口气说:“你到了国外,再也没有得到过你的消息,我很牵挂。”

安子若就痴痴的说:“我知道你的牵挂,我不配你的牵挂,更不配让你原谅。”

摇摇头,华子建希望自己可以洒脱一点,但他一时还没有办法做到,他悠悠的说:“没有谁需要别人的原谅,所谓的追求,就是让一个人去寻找自己的梦想,你找到了自己的梦想,不管是美梦还是恶梦,但有梦总是好的。”

安子若喃喃自语:“但梦里没有你,美梦又如何,你呢?这些年过的好吗?成家了吗?”

华子建自嘲的笑笑说:“我过的还行吧,现在在老家工作,至于成家嘛,还没有那个运气。”

安子若明显的在忧伤中眼睛就闪出了一种亮光,但瞬间那一点点的欣喜有销声匿迹了,是啊,华子建成不成家,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自己难道还配得上他?他难道还会爱自己,这些年了,他应该已经把自己忘记,就算是没有忘记,但一个离婚的女人又怎么配的上华子建,安子若有了一种催人惆怅的自鄙。

后来,他们就一起在公园转了很久,华子建知道了安子若已经离开了那个在跨国集团公司做董事长的丈夫,她自己回到了江北省,在省城有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和一座酒店,而今天,安子若鬼使神差般的想来公园转转,没想到终于遇见了他。

她还告诉华子建,自己在去年还专门到过柳林市,希望可以见到华子建,但几经打听,还是没有华子建的消息。

华子建也告诉了她,自己在柳林市做市长秘书,也告诉了她,自己还经常活在回忆中,这让安子若的心开始了流血,她无法谅解自己的背叛。

后来华子建还是要离开了,他拒绝了安子若的邀请和相约,他在今天这突如其来的震惊中还没有想好自己应该怎么做,他是还在爱她,但有用吗?自己一个小小的土秘书,在见惯了达官贵人,出入于明堂华庭的安子若面前又算的了什么,华子建很少有过这样的信心不足,但今天,他感受到了这种滋味,他没有再去抬头看那个绝美的女人,他低下头慢慢的离开了。

安子若应该是想说点什么,但她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显得那样微不足道,看着华子建缓慢又沉重的离开,她的眼前也点模糊,她知道,自己也有泪水了。

不知道哪里,这时传来了一首飘渺的歌:远处有歌声轻,随风飘送到这里,歌声是哀伤的,使我听的黯然伤心,那是谁,唱出了我的伤悲,有谁比她,更知道我,什么都不用再多说……

两天的会议结束,第二天各市县的领导都准备返回,秋紫云好久没回家了,当晚就让司机小刘送她回家,华子建没有去送她,秋紫云也没有让他送,好像两人都在回避着某种尴尬,华子建就一个人无所事事睡了一个好觉,他在省城也没有几个同学朋友,加上现在电信,移动,联通的来回折腾,手机号码要不了多久就换一个,在说了,所以很多同学都已经联系不上了。

一大早,还是小刘过去接回了秋紫云,三人就一起往柳林市返回了,车在蜿蜒的山道上盘行,车窗外的景色固然很美丽,但华子建没有心情去欣赏,他发现秋紫云一直脸色黯淡,抑郁寡欢,从上车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

华子建作为一个秘书,他很明白自己的位置,秘书极为重要的一条规则就是和领导要保持高度的一致,要是领导伤心你快乐,领导发言你唠嗑,领导夹菜你转桌,领导听牌你自抓,那你想下,这还得了,估计你娃就不要想继续混了。

同样的,华子建的心情也很不轻松,自从公园里邂逅了安子若,华子建就多了份沉重,这几天他的脑海里想到的最多的也就是安子若。

秋紫云在开完会以后到江北省长乐世祥房间做了拜访,在汇报了工作后,乐世祥省长问到了她和柳林市华书记相处的怎么样,她不好怎么说华书记在柳林市的独霸专权和一手遮天,只淡淡的说,配合的还行,乐世祥市长又告戒她要搞好团结,说老华是老同志了,该迁就的地方还是要迁就下,不要意气用事。

相对于目前的这些市上领导来说,乐省长对秋紫云还是比较欣赏的,他们的交往不算密切,也算不上一个派系,但显而易见的是,乐省长在很多时候,都给予了秋紫云一些帮助,照此发展下去,秋紫云有一天是会排入乐省长的队列。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修仙小说
  3. 搞笑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