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大漠孤烟
  • 至尊战神奶爸 至尊战神奶爸

    作者:大漠孤烟

    分类:都市  状态:连载中

    红菱拍了拍小手,仿佛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返回林布衣身边,微微躬身:“少爷,不多不少,刚好三招。”“嗯。”林布衣看了眼腕表,抬头望着陈家父子:“还有三十秒,你等二人,考虑好了?”考虑?考虑什么?陈家父...

  • 重生都市神豪 重生都市神豪

    作者:大漠孤烟

    分类:重生  状态:连载中

    “这个就是我大侄吧,长的白白净净的,看着就招人稀罕。”张一鸣没有表达任何自己的情绪,他现在已经猜出来这个人是谁了,就是放了高利贷给父母的赵四儿。“我是来还钱的。”张河山没有搭茬,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 重生90大时代 重生90大时代

    作者:大漠孤烟

    分类:重生  状态:连载中

    张一鸣没想到白长喜的动作竟然会这么快。第二天天刚亮,张一鸣就被屋外的说话声吵醒了。“长喜兄弟,屋里坐啊!”范玲玲招呼白长喜的声音。“嫂子,不用忙活,我说两句话就走。”听到白长喜的声音,张一鸣腾的一下就...

  • 重生之我的1993 重生之我的1993

    作者:大漠孤烟

    分类:都市  状态:连载中

    “小鸣,我按照你跟我说的那些话一字不差的跟你爸说的,放心吧!”王发看着张一鸣,言辞肯定,就差拍胸脯打保证了。“谢谢大发哥了。”“谢啥谢,哥以后还指望跟着你发财呢,这点事儿算啥,不过你爸好像不太信啊!”...

  • 重生之我的1993 重生之我的1993

    作者:大漠孤烟

    分类:重生  状态:连载中

    张一鸣抿着嘴唇没说话。尽管他心里很清楚,他现在给马俊的这本集邮册上的猴票,因为是国家发行的第一枚生肖邮票,存世量稀少,可以说是一票难求,在三十年后,价值会翻20多万倍。可重活了一世的张一鸣,最不在乎的...

  • 都市之战神龙婿 都市之战神龙婿

    作者:大漠孤烟

    分类:都市  状态:连载中

    此时李晴正站在李冰凌旁边,指着她鼻子怒骂。“李冰凌啊李冰凌,就你赚这点工资,凭什么想把孩子送到ABC幼儿园去?你自己什么身份你不知道?还有那个林云,出去都丢我们李家的脸,能不能让他以后在家扫卫生,不要...

  • 重生之1993 重生之1993

    作者:大漠孤烟

    分类:重生  状态:连载中

    “小鸣,我按照你跟我说的那些话一字不差的跟你爸说的,放心吧!”王发看着张一鸣,言辞肯定,就差拍胸脯打保证了。“谢谢大发哥了。”“谢啥谢,哥以后还指望跟着你发财呢,这点事儿算啥,不过你爸好像不太信啊!”...

  • 史上最强狂医 史上最强狂医

    作者:大漠孤烟

    分类:都市  状态:连载中

    朱天磊睁开眼睛,丹田处的气团不仅没有消失,而好像成了身体的一部分,朱天磊站起来,发现自己的视线竟然能够穿过一百多米的深度,直接看到洞口。他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觉得自己好像强壮...

  • 重生1993 重生1993

    作者:大漠孤烟

    分类:重生  状态:连载中

    第18章第一笔大单的筹备张一鸣没想到白长喜的动作竟然会这么快。第二天天刚亮,张一鸣就被屋外的说话声吵醒了。“长喜兄弟,屋里坐啊!”范玲玲招呼白长喜的声音。“嫂子,不用忙活,我说两句话就走。”听到白长喜...

  • 重生之我的1993 重生之我的1993

    作者:大漠孤烟

    分类:重生  状态:连载中

    “干净?张一鸣,你当你爸是傻子还是瞎子,我和你妈辛辛苦苦一个月才能挣上不到四百块钱,你多大,十六岁,吃喝拉撒都得靠着家里,你说这钱不是偷的不是抢的,难道是别人给你的?”张河山有轻微的心律不齐,情绪一激...

  • 萌宝来袭:酷冷总裁宠上瘾 萌宝来袭:酷冷总裁宠上瘾

    作者:大漠孤烟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牧晟听着萧允然陌生的话语,仿佛是刻意将两人的关系疏远一般,一口老血梗在心头,脸色越发的阴沉:“装失忆很好玩吗?”这次她又想怎么样!牧晟气闷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斜斜的看着萧允然,生怕错过她脸上任何一点的...

  • 萌宝来袭:酷冷总裁宠上瘾 萌宝来袭:酷冷总裁宠上瘾

    作者:大漠孤烟

    分类:言情  状态:连载中

    只见萧允然随手将眼泪和鼻涕抹在自己的定制西装上,瞬间留下了不深不浅的痕迹,牧晟恶心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滚开!”不带丝毫感情的冰冷话语从头顶上传来,萧允然哭泣的动作一顿,紧接着哭的更大声,死死的抓着牧...

  • 圣眼隐瞳 圣眼隐瞳

    作者:大漠孤烟

    分类:玄幻  状态:已完结

    美女警察不怒而威,让人不敢有一丝不敬,但偏偏陆沉是个奇葩。“胸大无脑,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主动攻击别人?”陆沉嘀嘀咕咕起来。整个审讯室除了陆沉,就是吴玉儿和另外一个男警察,整个审讯室十分矮窄,即便...